【唐南发专栏】罗兴亚人的悲剧


唐南发

每一个在船上负责看管这些船民的人,身上都会有个本子记录每一个人蛇的“价码”是多少,还有最终向自己的人蛇所收取的数目和佣金。(图:法新社)

今年4月21日,新加坡的亚洲新闻台(Channel News Asia)有一篇关于罗兴亚人的报道,其中引述一位马来西亚的海事执行单位官员的话:“当局没收了一个笔记本,里面详细记录了走私业务所收款项的信息……每一名移工(migrant)缴付了一万五千马币(折三千四百美金)”。 

基于这份报道,我在脸书和一些新闻网站的留言区看到有网民发表了大致两个看法:

1。这些罗兴亚人既然身上带着笔记本,说明他们受过教育,所以那些指罗兴亚人被缅甸当局迫害,无法正常上学的论点站不住脚;
2。这些罗兴亚人既然能够缴付一万五千马币,根本就是准备来马来西亚打工赚钱的偷渡客,不是为了避难。

我从2004年9月开始在联合国难民署工作,直到两年前离开,总计将近14年,为了甄别罗兴亚人的难民身份,安置或其他保护工作,做了很多面谈,其中最频密,涉及罗兴亚人人数最多的时期是在泰国南部,九个月内处理了大约500个罗兴亚人的申请。

因此,当我读完了这份新闻报道,再看看网民的留言,立刻就明白网民的误解出在哪里。

先谈第一点。亚洲新闻台的这份报道简短,因此极可能省略或忽略了一些重要的细节。关于笔记本一事,我不清楚记者是否进一步询问是否那是所谓的中介(broker)的笔记本,还是船民本身的笔记本。这个问题很关键,不讲清楚就会引起读者极大的误解。

我的经验告诉我那是中介的笔记本,因为整盘偷渡的生意,运作方式是人蛇集团透过孟加拉,缅甸和泰国的所谓中介,把罗兴亚人和一些迫切想偷渡到马来西亚工作的孟加拉公民骗上船,从中抽佣,是一门大生意,因此每一个在船上负责看管这些船民的人,身上都会有个本子记录每一个人蛇的“价码”是多少,还有最终向自己的人蛇所收取的数目和佣金。

为了避免分赃不均,这些中介会以不同颜色的绳子或塑料圈套在船民的手腕,作为标记,把活生生的人当作货品来兜售,对人性尊严的践踏比起当年被卖到南洋或美洲的猪仔华工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此,报道中的笔记本属于中介/看管人的可能性最大,一来罗兴亚人一般没有受过正规教育,识字率甚低,能写字的不多;二来除了衣物,中介/看管人不会允许自己的人蛇携带任何私人证件或物品上船,以免留下证据或线索。反而是中介/看管人需要有个记录,免得任务完成以后,因为“账目不清”而发生纠纷。

第二点,被迫上船的罗兴亚人甚或为了寻找生计的孟加拉人,绝大多数并不知道行程险恶,更不了解马来西亚的实际情况,以为这里遍地黄金,甚至轻易可以得到工作证合法工作。他们的中介都向他们保证,到马来西亚工作只需付出低廉的费用甚至免费,而未来的工资是每个月几千块马币。面对着若开邦的不稳定或孟加拉难民营艰苦的环境,这样“慷慨”的条件对罗兴亚人是很大的诱惑。

最关键的是我所处理的个案当中,来自缅甸若开邦不同地方,在不同时期搭乘不同的船只,结果在泰国水域内被截停搜查,或在森林内所谓的“人口贩卖营” (human trafficking camp) 被泰国军警救出,最终被放到不同地点的拘留所或收容所的罗兴亚难民,都不约而同地告诉我同样的经历:船一开入大海或人被困在森林中之时,这些中介/看管人就会露出真面目,以暴力威胁船民联系在缅甸或马来西亚的亲人朋友,向他们索取至少马币六千块钱的费用,而我听过最高的是马币九千。联系不上任何人而无法承诺这笔款项被毒打,或病倒了被当作是负担而丢进海里的船民不在少数。很多人为了活命,只能承诺到了马来西亚以后分期付款摊还。

容我强调:以上的经历来自不同地区和不同时期的罗兴亚人,他们彼此互不相识,根本无法互相串通“夹口供”,然而在船上或森林中的遭遇竟是雷同,说明了这是一个极为普遍的经历,当中或有一些差异,却断无可能全然造假。

一个罗兴亚人如果真有能力缴付几千美金,根本也就不必选择冒险渡海,贿赂孟加拉官员或组织,买一本假护照再找个工作中介办理假证件或假签证,然后搭飞机到沙地阿拉伯或卡塔尔等国家打工更为安全;这些会选择搭船的罗兴亚人甚或孟加拉人,其实是环境逼得他们走上这条随时面对死亡的海路。  

因此,罗兴亚船民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偷渡客,而是人口贩卖活动的受害者,这其中涉及人蛇集团和执法单位的苟合,欺诈,威胁甚至人道罪行。

去年初,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连同国际人权组织Fortify Rights在经过几年的调查访问之后,发表了一份题为卖人如鱼(Sold Like Fish)的报告,里面详细记录了所访问的罗兴亚人被迫逃往,遭人蛇集团,泰国和马来西亚执法单位欺骗和虐待的故事;这些受访者的经历和我所处理过得个案相似度极高,有兴趣了解的读者应该好好读一读。 

过去几年,孟加拉,泰国,印尼和马来西亚都加强巡逻,打击人蛇集团,这门违反人道的生意越发难做,但因为资讯不流通,或处境艰难而愿意铤而走险出走的罗兴亚人仍然很多,因此蛇头们收取的费用也“水涨船高”,才达到媒体所报道的三千美金以上。

最后或许还有人会问:“联合国,孟加拉政府和西方组织不是很多人在罗兴亚难民营宣传不要相信人蛇集团和人口贩子的谎言,轻易上船冒险来马来西亚吗?为什么还是那么多罗兴亚人选择被骗?”

容我这么回答吧:罗兴亚人多数没有受过教育也不识字,资讯流通非常有限,加上环境所逼所以难免继续有人被骗。看看马来西亚人吧!自以为读很多书接收很多资讯,结果不也轻易相信一堆假新闻还一传再传,被踢爆还要恼羞成怒?我们自己都这么无知了,怎么还好意思质疑人家?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