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文以载道 – 慎防关于罗兴亚人的假新闻


唐南发

马来西亚不承认难民,所以他们不能合法工作,为此遭执法单位刁难逮捕的不在少数。(档案照:透视大马)

关于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罗兴亚难民议题,我个人的立场很清楚:支持制度化收容难民,并拯救在海上漂流的人命。至于如何具体处理,读者们可以参考我所属的群议社日前发表的文告

任何人都有权力选择不支持或不援助,但思想自由不表示我应该包容极可能对被攻击的一方造成肢体伤害的言论。这种现象在世界各地越发普遍,就连被视为进步的民主国家,互联网上的语言暴力蔓延到现实生活,导致一些群体被攻击的个案有增无减。例如美国多起少数族群被白人种族主义分子攻击的事件都和日益恶毒的网络氛围有关。 

马来西亚的政治和政策以族群利益为导向,作为少数群体,非巫裔社群既感受不到国家的照顾,同时又害怕其他人来分薄“仅有”的资源,因此素来对任何变化都极为敏感。过去一个多星期如野火般燃烧的仇外言论,其实是华裔在马来西亚作为少数族群,受到政治现实和族群政策伤害的一种情绪折射。

这种内心的焦虑和恐惧,随着华裔人口比例逐年减少,越发明显,因此轻易就相信和马来人一样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大量涌入背后有“政治阴谋”,更别说因为国家政策的偏差让华人普遍上对马来人/穆斯林没有好感,也不相信执法单位可以严格执行法律管治这些外来人士。可是直接辱骂马来人恐怕会有法律后果,同样是穆斯林的罗兴亚人既卑微又没有合法地位,于是成了众多华裔网民泄愤的对象。

作者认为,这次罗兴亚人事件在网上疯狂炒作,不排除有政治动机,在肺炎和政治危机期间转移民众的视线。

换句话说,因为彼此在宪法上的地位有差异,政策上更存在着差别待遇,非巫裔的满腔愤恨就发泄在更弱势的外劳或难民身上:“我好歹也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你算啥 ?”

讽刺的是,网上的马来人社群对罗兴亚难民也是一面倒地谩骂,甚至不少人批评他们不是“像样”的穆斯林,以此合理化对他们的歧视。

例如最近就有一名以锄草为生的罗兴亚男子被人截住并质问他是否知道伊斯兰教的入教宣誓(Shahada),批评他行管期间出来活动是“缺乏教养”(kurang ajar),尽管对方表示自己的马来语不好也没用。这种以宗教知识来评断一个人的作风不但自以为义,也是对人的一种羞辱。 

追根究底,这一切疯狂的网络攻击源于所谓“罗兴亚人要求马来西亚公民权”的假新闻,却无阻众人疯传,这些人当中不乏教育工作者和资深媒体人。我们的社会何时开始染上了比新冠肺炎还严重的“假新闻症候群”,还乐此不疲 ? 

4月5日,逾200名罗兴亚难民乘船登陆靠近浮罗交怡Teluk Nibong海滩附近度假胜地。(图:大马海事执法机构脸书)

我特别提这些人的背景是因为他们并非平常不思考,只爱在网上随便赞随便骂随便转发的无聊网民,而是学有专长,或为人师表,或写文章掷地有声的知识人。

就连郑丁贤先生也未经查证就写了罗兴亚人“每天领35令吉救济金,衣食住行到子女教育都不缺;即使没有难民身分,也容易生存……罗兴亚人无须任何资产和收入,也不用健康证明,就能够以大马作为第二家园,且保证基本生活无忧。” 

所谓35令吉的救济金,根本就是那些不愿意看到难民被帮助的黑势力所散播的假新闻。我在几天前收到消息后,即刻与在马联合国难民署的前同事联系求证,不久他们就发出声明澄清。我知道郑先生英文造诣不差,拨电给难民署求证其实不难,不查询就匆匆下笔,令人遗憾。 

至于什么“衣食住行到子女教育都不缺”的说法,我已经多次重复:马来西亚历任政府从未给予难民实质的援助。难民无法享有公共医疗服务,他们的孩子也无法进入政府学校,因此才有宗教团体、民间组织或卡塔尔、阿联酋和沙地阿拉伯等国家出来承担;最终安置这些难民的也是美国、加拿大、澳洲、纽西兰以及欧盟国家。   

疯狂的网络攻击源于所谓“罗兴亚人要求马来西亚公民权”的假新闻,却无阻众人疯传,这些人当中不乏教育工作者和资深媒体人。

马来西亚不承认难民,所以他们不能合法工作,为此遭执法单位刁难逮捕的不在少数。我就认识一位罗兴亚人青年,从马泰边境入境,遭逮捕丢进玻璃市再转到柔佛北干那那扣留营,总共长达八个月。扣留营里条件极度恶劣,还有小孩在当中。后来难民署确认他是罗兴亚人,发给难民证才获释。郑先生若有兴趣,我可以代为引见。

但或许也不必,因为早在2017年,百格专题就做了一个相当好的影片,透过一位罗兴亚人父亲的经历,呈现了这个社群的困境。在这个时刻,特别值得推荐。 

资深媒体人的每一个字都可能产生影响力。危言耸听,把难民等同坐拥大笔存款甚至拥有房产的第二家园人士,说他们“基本生活无忧”,是对处境早已艰难的弱势群落井下石。 

无论如何,这次罗兴亚人事件在网上疯狂炒作,不排除有政治动机,在肺炎和政治危机期间转移民众的视线。我们应该做的是慎防假新闻,避免散播仇恨。

如今假新闻的伤害已经造成,许多罗兴亚人组织为了人身安全,连为同胞运送物资的工作都不敢进行。人说文以载道,写文章如果不是为了促进社会进步而是散播谣言,妨碍公正,即使求得点击率又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

* 唐南发为无党无派的自由评论人,群议社社员,公共交通狂热分子。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