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

周若鹏,肖八爪鱼,腹中略有文墨然患上大头症,一心八用,出版科技魔术表演赛车均见其腕,至今无法报上精确身份。花踪文学奖、海鸥文学奖、优秀青年诗人奖奖座遗失,只能拼命书写来证明自己写作人的身份,诗集有《相思扑满》、《速读》、《香草》,散文集《突然我是船长》、杂文集《杂乱有章》与《男人这东西》。


1年前

谎言,可恶的谎言及统计

这个压迫基督徒的“罪名”何来?我国基督教堂林立,身边基督徒朋友多得是,圣诞节每年庆祝,我们什么时候压迫基督徒了?

谎言,可恶的谎言及统计

1年前

风雨中的拉大

如果拨款从此正常化,并确保政教区隔,怎么看都是好事。既然马华一再重申不干预学术,也不认为拉大算是党产,那么彻底切割又何妨?

风雨中的拉大

1年前

我不需要中文路牌

我的创作歌手脸友布莱恩.歌美士,专写反映社会民情的歌曲。最近他说出了我的想法:有没有这样的人,在沙亚南开车找Lorong 2B,看到了Lorong 2B的路牌,然后想:这路牌说什么呢?啊是中文的就好了!

我不需要中文路牌

1年前

该如何让孩子免遭性侵?

什么样的人会性侵九个月大的女童,甚至把她害死?一个吸食冰毒的人,啊不,人渣。

该如何让孩子免遭性侵?

1年前

大麻合法太麻烦

我做梦也没想到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居然建议把大麻、吗啡合法化,马青柔佛副团长张家名发文告说这是愚蠢的做法。我惊讶,是因为这建议愚蠢吗?

大麻合法太麻烦


1年前

开门

诗终人散后,还有其他事情继续发生,比如吕育陶在读SM Zakir的政治小说Ikarus,我在读他的诗集,也提供一些马华文学译作给SM Zakir欣赏。其他后续工作诸如更全面的文学作品翻译和出版,都在进行中。

开门

1年前

我们来“烟酒烟酒”一下

政府有一类措施,是“无法”批评,甚至是“不容”批评的,那就是禁烟、调高烟酒税。

我们来“烟酒烟酒”一下

1年前

买贵了

要做这样”不受欢迎”的决定,少一点胆识都不行。如果换我这种软弱的人当家,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这手尾是前政府“买贵了的”,不是我错,得过且过。

买贵了

1年前

我爱这波德申海浪

巫统阿末扎希宣布说国阵杯葛波德申补选,不派候选人。既无胜算,找个堂皇的理由置身事外,少烧冤枉钱,免得像马华几乎保不住按柜金。

我爱这波德申海浪

1年前

假酒私烟烟花醉

人性可以去到多卑劣,从这起事件便可知道,首先有人为了利益而量产这些杀人毒物,然后又有店铺为了十几令吉的蝇头小利毒害顾客。

假酒私烟烟花醉

2年前

鞭打女同性恋者,对吗?

丁州宗教法庭判两位女同有罪,罚款兼鞭打。连马来回教徒也声讨,我倒觉得是人民进步了。

鞭打女同性恋者,对吗?

2年前

干嘛要团结?

有的人谈团结,老是掉入成员必须同质的误区,比方说排斥多源流教育,坚持认为单一源流学校才能培养出思想相近的筷子国民。但事实上,“不一样”才是力量,

干嘛要团结?

2年前

没有腰骨的影展

原本槟城乔治市庆典(GTF)影展展出平权份子妮莎雅尤和冯启德的照片,后因首相署和民众投诉而撤下。另十名照片人物为表声援平权分子,主动要求撤下照片,影展“开天窗”,多处空白一片,GTF变WTF。

没有腰骨的影展

2年前

MH370之痛

四百页沉甸甸的报告出炉,“罹难者”家属控诉说一点新资讯也没有。“罹难者”,真的是罹难了吗?快四年了,恐怕真的是,家属或许打从心底知道,可是在没有确切结论时难免抱有希望。

MH370之痛

2年前

可恨的性骚扰

女性一直是受害者,中学时就听女同学控诉在巴士、巷子遇到色伯伯的恐怖故事。不巧最近美国谐星约翰·奥利维也在他的节目“Last Week Tonight”中详尽报导性骚扰议题,访问了安妮塔·希尔教授。希尔在1991年揭露上司克拉倫斯·托馬斯性骚扰,当时托馬斯被布什总统提名接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此案因而备受关注。

可恨的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