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南发专栏】严格检视雪州政府施政记录


唐南发

笔者认为,阿米鲁丁领导的政治联盟,也因为过去15年轻易连任而变得傲慢。(档案照:透视大马)

日前有传看守雪兰莪州务大臣阿米鲁丁不属于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的派系,8月12号州选过后,即使希盟保住政权,州务大臣或可能换人。我不是看守政府的朋党或既得利益者,对这种选举期间的小道消息不感兴趣也不劳心;但如果属实,我不会替阿米鲁丁感到可惜,因为他过去5年的表现,可说乏善可陈;而他领导的政治联盟,也因为过去15年轻易连任而变得傲慢。

例如他在去年6月宣布将重建位于莎亚南的室外体育馆以及美拉华蒂室内体育馆,就很令人吃惊。该体育馆虽然因为年久失修而显得残破,整体架构依然完好;雪州公共工程局早在2013年10月的稽查报告中证实,这两座体育馆只需整修翻新即可,成本为1.96亿令吉。负责管理体育馆的梳邦市议会甚至表示维修成本可以低至1亿令吉。

既然如此,雪州政府又何须大费周章,化整为零搞重建工程,还附加一座酒店,商业大楼和购物中心?

阿米鲁丁在去年6月宣布将重建位于莎亚南的室外体育馆以及美拉华蒂室内体育馆,就很令人吃惊。(档案照:透视大马)

今年3月,阿米鲁丁在州议会证实州政府正在巴生和乌鲁雪兰莪物色几块地皮,与发展商交换,作为重建体育馆的资金

换言之,为了重建一座还可以使用的体育馆,雪州可能失去一些自然环境,甚至又有居民被逼迁。马来西亚绿党(Parti Hijau Malaysia)探得消息,指州政府原本收到翻新的投标,却不知何故被冷藏,代之以打掉重建的巨型工程。

翻新和重建之间成本差异之大,无需赘言,阿米鲁丁自己开出的造价是7.81亿令吉 ,乃维修成本的几倍之多;而州务大臣机构(Menteri Besar Incorporated) 已于去年和土著官联公司马资源(MRCB)签署了意向书(Letter of Intent),后者极有可能就是这项庞大工程的承包商。

我想问的是:是不是雪州政府刻意长年忽略维修,使得这两座体育馆变得破落,成为打掉重建的理由?

另一个令阿米鲁丁诚信大打折扣的是八打灵再也疏散大道 (Petaling Jaya Dispersal Link)。这项高架收费大道基本上是于2015年遭阿兹敏州政府否决的金銮-白沙罗高架收费大道的翻版,路线规划的相似度达到90%,可说是借尸还魂,同样穿过老社区,伤及学校,公园以及宗教场所。难怪有人戏称之为“八打灵再也灾难大道” (Petaling Jaya Disaster Link)。

纵使这项工程极具破坏力,阿米鲁丁和其行政议员团队几年来始终拒绝表态反对,他还就此说过必须对发展商“公平”。上个月中,他在英文的商业电台BFM上也斩钉截铁说道“州政府正等着发展商呈交评估报告,还未有定夺”。

令阿米鲁丁诚信大打折扣的是八打灵再也疏散大道 (Petaling Jaya Dispersal Link)。(档案照:透视大马)

然而,他在7月31号当天中午忽然发布文告,以“条件不符”为由,宣布取消”灾难大道“。所有会受影响的居民,包括我在内,当然乐见这项计划被州政府腰斩,但问题在于他两个多星期前才表示,州政府直到州议会在6月底解散之时仍未有定案;议会解散至今这段期间,既然没有州政府,行政议员也已卸下职务,究竟是谁在审核发展商的申请呢?

这就关乎阿米鲁丁的诚信问题。不是说民众不接受取消”灾难大道“的宣布,而是质疑看守州务大臣是否具有相关权限,否则发展商或其他利益攸关者(stakeholder)随时能够以”看守大臣无权就涉及财务的事项做决定“为由,把案子带上法庭要求裁决,没玩没了。

如果阿米鲁丁的政府早已有定案却拖到提名日以后才宣布,则等同他们把关乎民众福祉的公共议题当作选举筹码来操作,诚信绝对可疑。不了解宪政,只会耍嘴皮的肤浅网民,当然不会意识到事情的关键。

果不其然,阿米鲁丁在宣布取消“灾难大道”不足12个小时,又在当晚的群众演讲中表示”未来若符合条件并让民众满意,就可以恢复该项工程”。他的这番话等于向原本感到兴奋的居民浇冷水,更凸显其言不由衷。

这次州选,雪州选民应该严厉质询所有候选人,而非继续让他们随便开空头支票。(档案照:透视大马

事实上,雪州政府从未明确解释既然金銮-白沙罗大道已经从“2035年雪州结构规划大蓝图”当中被剔除,为何还要审核重新包装的“灾难大道”?尽管该大道路线仍然保留在“2030年大道网络发展计划”当中,已是联邦政府的希盟为何不将之取消,并撤回去年联邦工程部所发出的临时准证,也让准备注资9亿2200万令吉的中国中冶马来西亚公司死掉这条心?

过去几年,华社受到“大局论”的情绪绑架,甚少检视希盟在雪州的施政,实情是真正的改革很少,绝大多数时候是一切照旧,决策过程仍然缺乏透明度,甚至变本加厉,以上两个例子不过冰山一角。

这次州选,雪州选民应该严厉质询所有候选人,而非继续让他们随便开空头支票。对政治人物无情,就是对自己仁慈,这句话任何时候都适用。

* 唐南发,标准猫奴,自由撰稿人。研究兴趣范围包括难民与移工议题,以及东南亚区域政治,视人道主义为国籍(humanity is my nationality)。热爱阅读,下厨,骑车和了解世界各国茶酒文化。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