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钟了解升息如何解决通膨?


透视大马

由于冠病疫情造成的物品和服务价格暴涨,还有供应链中断造成的意外需求和冲击,导致全世界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在飙升。(档案照:透视大马)

包括我国在内的全球各地中央银行一直在提高利率,以追上通货膨胀和生活成本的飙升。

我国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于9月8日将其隔夜政策利率(OPR)调高了25个基点,至2.5%。

这是连续第三次调息,在这之前,国行在5月份将隔夜政策利率从1.75%提高到2%,随后在7月又提高了25个基点至2.25%。

经济学家预测国行还会再提高两次隔夜政策利率,以便在2023年上半年达到疫情前的3%的通膨水平。

为了更了解提高隔夜政策利率如何有助于扼制通货膨胀,《透视大马》采访了双威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姚金龙博士。

问:为何国行要提高利率?

姚金龙说,有一种误解总认为我们需要跟随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来提高利率。

“其实是货币政策是独立决定,这是以国内条件、价格稳定和其他影响增长为考量。”

“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现在都面对通膨上涨的压力,这里的关键原因(提高利率)是你想控制通膨率不至于上升得太快。”

姚金龙说,为了达到利率的最佳比率,马来西亚必须检视目前的的金融状况。(档案照:透视大马)

姚金龙说,由于冠病疫情造成的物品和服务价格暴涨,还有供应链中断造成的意外需求和冲击,导致全世界的通货膨胀率一直在飙升。

“我们现在还有俄乌战争和对俄罗斯的制裁(也推高了通货膨胀的上升)。”

“中国的经济放缓与间歇性封锁也意味着供应链受到影响。”

“他们的生产量占全球贸易中的相当大的部分,因此,你看到这些短缺导致了价格压力的上升。”

问:提高利率如何使通货膨胀率下降?

姚金龙说,通过升息可减少内需,因为需求增加将导致通货膨胀螺旋式上升。

他说,提高利率是为了确保我们不会面对预期中的通膨。

简单而言,预期的通膨是人们—消费者、企业、投资者—对未来价格上涨的预期率。

马来西亚的总通膨率在7月份连续四个月上升至4.4%,其中食品通膨率甚至创下6.9%的历史新高。

经济学家预测国行还会再提高两次隔夜政策利率,以便在2023年上半年达到疫情前的3%的通膨水平。(档案照:透视大马)

“通膨预期的上升将导致企业提高价格,这是基于他们预期通膨将上升。”

“这是确保你的通膨预期不会发生,这样一来,人们不会对经济稳定失去信心。”

不过姚金龙说,在提高利率以遏制通货膨胀和过度紧缩而导致不良后果之间有一条细线的差别。  

“这是一条平衡增长和通货膨胀的之间非常细微的界限。”

问:这对公众有什么影响?

姚金龙说,减少国内需求意味着不会增加我国的通货膨胀。

“需求减少意味着企业将无法制定更高的价格,因为他们可能无法实现销售目标。”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抑制需求,以便价格不会被肆意提高。”

包括我国在内的全球各地中央银行一直在提高利率,以追上通货膨胀和生活成本的飙升。(档案照:透视大马)

问:提高利率的危险在哪里?

姚金龙说,为了达到利率的最佳比率,马来西亚必须检视目前的的金融状况。

这意味着要确定利率是否过高以至消费者和投资者不敢贷款。

“只要利率不是太高而导致人们无法支付或偿还贷款以及减少贷款来扩大产量,这还是可以的。”

“希望利率不要在需求收缩的地方超调方。”

他说,这是美国面对的一个风险。

美国国行已将利率推至近15年来的最高水平,以控制飙升的价格。

美联储宣布将其关键利率再提高0.75个百分点,将目标范围提高到3%至3.25%之间。

尽管人们担心控制通货膨胀的代价可能是一场严峻的经济衰退,但还是出现了这项措施。

“如果利率升太高,就会变成过度紧缩,而消费者会因为高成本和需求放缓而不敢消费和贷款。

“这就是所谓的微妙的界限所在,在马来西亚的情况,如果我们回顾疫情前的情况,利率在3.25%和3.5%之间徘徊。”

“它仍然是宽松及合理的低利率以让消费者贷款和消费,同时也允许投资者贷款来扩大和投资,这个水平很重要。”

经济学家预测国行还会再提高两次隔夜政策利率,以便在2023年上半年达到疫情前的3%的通膨水平。(档案照:透视大马)

问:政府是否处于风险之中?

姚金龙说,当马来西亚提高利率时,它会因为缩小了本地货币与美元之间的差距而减缓了马币的贬值。

“在某种程度上,大多数国家的问题是,他们是否有能力提高利率,但他们不能跟随美国的步伐,因为经济会被摧毁。”

“当利率差率过高时,也会导致资金外流。” 

他说,以马来西亚的情况,我们的外债相对较低,所以国家不会面对美元紧缩的问题。

“我们距离这一点很远,因为我们的外币债务是2.5%,而95%的债务是以马币为单位,所以不存在拖欠的风险。

“对于个别企业,有国外贷款风险的公司,他们必须管理风险。”

他说:“如果他们很脆弱,他们应该向金融机构寻求支持以避免货币进一步的贬值,特别是那些依赖进口并以美元为单位的债务。”

马来西亚的总通膨率在7月份连续四个月上升至4.4%,其中食品通膨率甚至创下6.9%的历史新高。(档案照:透视大马)

日本和中国等国家已经决定脱售美元以购买自行国家的货币,以填补美元飙升之间的差距。

但姚金龙说,马来西亚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

“他们购买自己的货币是为了加强他们的货币,而日本人正在出售美元以购买日元。”

“在中国,他们也在脱售美元来购买人民币。这必须以消耗你的外汇储备的方式来执行,当他们没有外汇来支付进口和外国贷款时,就会发生货币危机。”

他说,斯里兰卡就是很好的例子。

“他们依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增加外汇储备,以支付他们的进口和偿还债务。”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