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津贴显不足 残疾人士生活陷困顿


陈安棋

后疫情时代的通货膨胀,压得百姓喘不过气,而残疾人士生活更是陷入困顿。(档案照:透视大马)

后疫情时代的通货膨胀,压得百姓喘不过气,而残疾人士生活更是陷入困顿。

马来西亚华人残障协会总秘书谢秀贞受访时告诉《透视大马》,通货膨胀带给健全人士压力,而在残疾人士身上,压力更是2倍、3倍或4倍大。

“很多时候,我们要残障朋友独立自立,但是当没有身边人依靠和扶持时,我们也很难自立。尤其现在大家都辛苦的时候,也没有人可以去帮助残障朋友了。”

她说,随着后疫情时代,许多工厂公司倒闭,健全的朋友也失去工作,纷纷没能力帮助残障朋友。

“例如,一些街边卖东西的残障朋友,以前一天有20个人跟他购买东西,现在只有10人,收入仅10多令吉,有时甚至数令吉而已,生计大受影响。”

她也提及,有一名硕士毕业的残障朋友,也找不到工作,最后只能在街头兜售彩票。

谢秀贞也是大马残障自立协会会长兼创办人。她透露,为了减轻残障朋友的生活负担,该协会经常会派发一些物资、食物。

“前阵子,有一家工厂捐了数十箱快熟面给我们,结果3天里面就派完了。这反映着,残障朋友为了在生活里熬下去,不介意天天吃快熟面。”

随着生活费越来越高,福利部所提供的300至500令吉津贴已经显得不足。谢秀贞说,有工作的残障朋友可以申请450令吉津贴、没有工作能力的可申请300令吉、如果严重瘫痪需要人照顾,看护者可以申请500令吉。

“这个数目是通货膨胀之前订下的,理应按照整个社会的情况和形式来调整援助金,否则残障朋友生活会很辛苦。”

马来西亚华人残障协会总秘书谢秀贞建议,至少增加多200至300令吉的津贴,才能让残障朋友足够应付基本生活需求。(档案照:透视大马)

她建议,至少增加多200至300令吉的津贴,才能让残障朋友足够应付基本生活需求。

爱特儿协会会长谢灵霖指出,如今物价真的很高,对于有特殊孩子的家庭而言,是很大的生活负担。

“因为他们都是倾向于单亲或经济水平属中等。”

她提及,还有一个问题是,劳工法令最低薪金是1500令吉,而福利部限制,申请津贴的残障朋友薪水不能超过1200令吉。

“如果超过,就什么都申请不到,我觉得福利部应该调整限制。”

“如果一名残障朋友得到1500令吉薪水,又允许申请450令吉津贴的话,一个月收入有1950令吉,我觉得可以应付生活。当然,如果政府有能力调到500令吉津贴话,一名残障朋友有2000令吉收入,我觉得很足够。”

不过她认为,如果是一个家庭的话,父母是残障或有任何身体缺陷,又要照顾孩子的话,2000令吉肯定不足够。

爱特儿协会会长谢灵霖指出,如果是一个家庭的话,父母是残障或有任何身体缺陷,又要照顾孩子的话,2000令吉肯定不足够。(档案照:透视大马)

“什么都涨价,能够的话,当然希望政府可以给予更多援助,让残障朋友可以自力更生和照顾他们的孩子及家庭。”

马来西亚盲人按摩师协会会长李成就也认同说法。他说,一名盲人按摩师的平均薪水达1000令吉左右,再加450令吉津贴,足够维持基本生活需求。

“不过,如果已经有孩子上学的盲人按摩师话,单靠薪水和津贴,就会感到压力。”

他指出,近两年的物价飙涨,希望政府可以有对策去应对,否则这样下去,肯定会增加人民的负担。

“虽然经济领域已经恢复了,但可能受到各方面因素影响之下,使盲人按摩的生意变得有点差,客人减少了。”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