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与伊党的娱乐选择


透视大马

莫哈末阿玛的言论间接承认世界没有边界,特别是在互联网上,所以视听内容不需要在一个特定空间内被传递。(档案照:透视大马)

面对伊斯兰党长达3个世纪在吉兰丹内禁止电影院运行的声浪,副州务大臣莫哈末阿玛认为,该州并不需要电影院,因为州内子民可以选择在家观赏Netflix。

这似乎是在为该党青年团团长阿末法德里近期到吉隆坡观赏历史题材电影“Mat Kilau”开脱。

阿末法德里现身电影院与他在2016年反对丹州开设电影院的立场完全相反,他曾表示这类娱乐场所会导致社会问题。

这也是为何他在社交媒体上的最新发言引发了强烈反弹,被批双重标准,因为若在丹州设立电影院有错,那在其它地方同样也属于错误。

更讽刺的是莫哈末阿玛竟然认为,法德里用行动证明伊党并没有阻止人们享乐或观赏电影。

这是个奇怪的逻辑。

说到Netflix为替代选项,希望莫哈末阿玛知道没有多少个丹州子民能够负担得起这个来自美国的付费订阅串流服务。

在这个贫困率高的州属,Netflix的月费让人却步,人们会认为餐桌上的食物比Netflix最新影集更重要。

再者,在丹州的Netflix爱好者和其它地点的人一样需要的不仅仅只是电力供应,他们还需要网络连接。这似乎很困难,就好像近几年难以从丹州人获得干净的自来水供应一般。

我们希望莫哈末阿玛在说出Netflix是丹州子民的选项这件事上认知到,他其实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对于不了解情况的人,包括伊党成员,Netflix实际上提供一系列电影、电视节目,当中很多会让宗教极端分子中的自由主义者膛目结舌。

这是因为串流服务可以带给在家中吃瓜子或爆米花的家庭和其他人丰富信息、包括无论性取向、各种语言和色情元素的节目。

点击按钮就可以观看涉及性爱的影视内容,显然不符合伊斯兰教义。

一个一心想要禁止许多东西的伊党,却将所谓“不道德”的东西带进吉兰丹。当然我们所指的不包括德产的奔驰轿车。

莫哈末阿玛的言论间接承认世界没有边界,特别是在互联网上,所以视听内容不需要在一个特定空间内被传递,好比花费一或两小时看电影的电影院。

这也意味着,就算没有电影院,丹州的社会问题依然可能发生,因为州内的毒品、强奸、乱伦、艾滋病、家暴和高离婚率已经说明这些。

虽然有人会说同样的问题也存在在其它州属,但是丹州这个如同保姆式监管的州属也存在问题,不禁让人疑惑是否出现一些被忽略的根源。

例如,贫困和失业导致各种社会问题如滥用毒品、强奸乱伦和其它形式的逃避行为,这些行为并不符合犹太教规。

当然,这不一定表示被剥夺权利者的道德上有问题,就好像有权有势,有宗教信仰的人也会被腐败诱惑。

Netflix或许是州政府逃避现实的行为。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