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已有很多公假”   若推经痛假恐令企业惧聘女职员


陈安棋

受访的行业代表和雇主皆不赞同经痛假,因为他们认为,马来西亚公共假期已经很多。(档案照:透视大马)

人力资源部日前鼓励政府关联公司和私人企业为女性雇员,提供“经痛假”,不需要等待政府立法强制实施言论,引起各界议论纷纷。

不过,受访的行业代表和雇主皆不赞同经痛假,因为他们认为,马来西亚公共假期已经很多,如果再实施一个特别假期,这将对企业运作和人手分配带来影响。

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公会会长陈芳心向《透视大马》直言,我国是多元种族的国家,所以公共假期已经比其他国家来的多。

“不同种族过年,大家都享有公共假期。另外,一名正职员工还有年假、病假,所以再增加多一个经痛假给女性的话,对雇主不利。”

他解释,一般上中小企业的运作,可能两个部门只有1至2名员工负责。

“所以如果实施每个月的经痛假话,是否意味着雇主就要增加成本,聘请多一人来顶替工作呢?”

“长久下去,也会对国家经济造成不良影响,生产力降低,甚至输给周边国家如泰国、越南,甚至柬埔寨。”

他补充,假如政府强制落实有关措施,加上女性又享有2个月产假,不排除会令更多中小型雇主,减少聘请女性工作的意愿。

他指出,如果女性员工告知,经痛需要请假半天回去休息,相信雇主一般上都不会阻止。

“只要做好手上工作,然后请假半天或者提早几个小时回去休息,我们也不会扣薪的。”

假如政府强制落实有关措施,加上女性又享有2个月产假,不排除会令更多中小型雇主,减少聘请女性工作的意愿。(档案照:透视大马)

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黄玉珠认同陈芳心说法。她指出,在马来西亚的公务员或私人企业员工,在各种假期之下,一年内的正式上班时间估计不到200天。

“所以我觉得,无论是关联公司还是私人企业都不需要有经痛假这方面的措施。”

她认为,这项措施矫枉过正,因为毕竟每个人的生理结构反应不一样;如果落实经痛假,变成好像鼓励女性生理期,就要特别休息,似乎不合理。

虽然不赞同经痛措施,但是黄玉珠身为一名雇主,仍处处为雇员着想。

她本身是一名律师,并开设一家律师楼,而且聘请的多数都是女性员工为主。

黄玉珠说,作为体恤员工的雇主,其律师楼设立了一间特别房间,让不舒服的员工可以进去休息或补眠。

“不管是经痛、睡眠不足的妈妈,都可以进去休息或者稍微补眠,这样之后才有生产力。如果休息了还是觉得不舒服,可以去看医生拿请假单请病假。”

“人与人之间,大家都要互相体谅,而且有了良好的工作环境,伙伴之间关系融洽,公司效率也能大大提升。”

马来西亚幼教总会主席黄织萍也说,只要员工不舒服看医生提供请假单,都可以请病假休息,因此无须再实施经痛假。

“幼儿教育工作者,近90至100%都是女性为主,如果有经痛假,每个月都有老师经痛而轮流休假,那么学生由谁来顾?还是要园方增聘顶替人手?”

只要员工不舒服看医生提供请假单,都可以请病假休息,因此无须再实施经痛假。(档案照:透视大马)

她补充,幼儿园一班通常只有一名老师,如果学生人数多的话,才多一名助教。

“还有一个问题是,会不会这(经痛假)也造就没有经痛的人也谎称自己经痛而放假呢?”

黄织萍认为,经痛假不适合落实,尤其是在女性居多的幼儿教育工作。

“我也是女性,了解经痛的程度到哪里,确实会不舒服,但是不至于痛到不会停,若是如此,也会选择去看医生了。”

她也明白,有些女性确实会面对严重的经痛,所以只要她们去看医生,并获得医生证明的病假单,就可以直接请病假休息。

“如果老师当天只是稍微有些不舒服的话,我们也允许她们修改教学内容,不需要进行蹦蹦跳跳的活动,就以静态方式教学即可,也可以趁机坐下休息。”

针对政府是否立法强壮企业实施经痛假,人力资源部日前回应指出,该部必须深入研究和探讨利与弊。

“该部会和雇主及工会交流讨论,所以我们还在等待结果。”

不过,该部鼓励大马官联公司可以率先开始这项措施,以作为其他企业的典范。

截至目前,只有少数国家制定政策,允许实施经痛假;这些亚洲国家和地区,分别有日本、印尼、韩国和台湾,以及非洲的赞比亚。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