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须受到监督


透视大马

教育部没有向特委会解释这关乎公共利益和重要性的问题,尤其这可能影响教育部及马来西亚考试委员会的专业和诚信产生严重影响。(档案照:透视大马)

教育部最近因为大马教育文凭考题重复使用的指控,而饱受困扰。

更糟糕的是,教育部拒绝出席负责教育事务的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解释这项课题。

这项拒绝也如同对国会缺乏尊重,同时也对寻求答案的马来西亚人民的不尊重。

可以肯定的是,1952 年国会(特权和权力)法令第 16 条和第 17 条授权国会和任何相关委员会传召证人出席及提交文件。

根据该特委会主席马智礼的说法, 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和部门官员皆以无法出席为由而缺席这项会议,马智礼也是希盟时代的教育部长。

这项争议始于有人投诉2021年SPM马来语(听力测试)在今年第二期考试中重复使用后引起。

这第二次特别测验是为那些因新冠肺炎、水灾而无法参加早期考试的学生而设。

但教育部却没有向特委会解释这关乎公共利益和重要性的问题,尤其这可能影响教育部及马来西亚考试委员会的专业和诚信产生严重影响。

当然,这些机构固然知道确保考题经过精心拟定和审查以维持高标准。

向特委会届解释也有助于向公众保证,尤其是家长和学生,证明教育部认真看待透明度和问责制。

拒绝出席会议甚至可能让人怀疑该部有隐瞒之处。

该特委会会议也是为了厘清公众的关注,若第二场考试的试题确实是第一场考试的试题,那么第一场考试的学生可能吃亏了。

换句话说,第二场考试的学生可能会因为看到第一场考试的题目而占优势,这显然有欠公平。

如果试题确实被循环使用,教育部显然需要迫切处理这个问题,以对任何失职行为采取行动。

若试题重复的情况属实,这将给学生们立下不良示范,因为他们以为拟制试题者具有高标准的专业精神。

此外,这可能会给人一种可悲的印象,令人以为拟考题者已经江郎才尽,难道,他们不能寻找问题库来拟替代问题吗?

依赖第一场考试的试题,在某种程度上其实等同泄露题目。

教育部必须厘清疑惑,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教育在国家建设是关键性角色,年轻一代在获得真正应得的教育才能在国家发展中发挥所长。

一个良好的教育体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引导年轻人在业余时间远离不良活动。

其实,需要推广的是素质教育。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