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召回外交官事件


透视大马

召回外交部高级官员是非常严厉甚至是极具羞辱的对待,据说这两名外交官的能力和专业精神在前外交官和同行中具有高度评价。(图取自外交部脸书)

政府最近匆忙召回我国在西亚的两名外交官,引起退休外交官、高级公务员和马来西亚人的担忧。

这是对我们外交部高级官员是非常严厉甚至是极具羞辱的对待,据说这两名外交官的能力和专业精神在前外交官和同行中具有高度评价。

外交部指责两名外交官,即我国驻阿联酋大使莫哈末达立及驻迪拜总领事莫哈末哈斯里尔因首相官访阿联酋迪拜期间没有在行政及后勤事务上协调。

我们的外交部似乎有些不对劲。

公众的其中一项关注是,经验丰富的外交官怎么会忽视在国外接待我国贵宾的标准外交协议下的例行公事?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外交官拥有适当的资历,可以高效率履行职务——他们不是一些被委任为类似职位作为政治回馈的政治人物,不具履行任务的能力。

这些外交官精通英语及国语,即便我国的官方政策是以国语发出指示,他们绝对能够理解外交部的指示。

据报道,这两名外交官是唯一在迪拜接待首相的外交官,当时也没有阿联酋高级官员在场,而这是外国政要抵达的接待惯例。

某方面认为,一国之相的贵宾不应该面对外交尴尬,尤其需要如其他普通游客般,耐心地通过海关和移民检查。

更糟糕的是,鉴于依斯迈沙比里没有获得“官方访客身份”,以致完全没有任何保安安排,这令人不安。

若这仅仅因为依斯迈沙比里和他的车队曾在过去没有让路给予救护车而应该在机场经历与普通人的待遇,这是错误的说法,网民正为这项正义而争辩得起劲。

但这不意味着阻碍救护车是值得赞扬和效仿的行为。

外交人员,突然被召回国意味着有关严重失职。难道他们就那么无知吗,若确实如此,我们外交服务的评价岂非恶劣?

在事件发生后不久,社交媒体上流传一段音频片段,一名男性官员抱怨外交部在部长赛夫丁阿都拉的领导下出现许多问题,其中一项挑战就是填补至少33个因海外使节死亡、退休和其他原因而出现的空缺。

外交部驳斥该音频,并斥为“毫无根据的指控”,但公众依然质疑这33个空缺是否已经填补,因为这关乎马来西亚的利益,我国海外使节肩负重任,显然需要数据来说话。

此外,除了新冠肺炎外,新冷战和俄乌冲突对全球构成影响。我们的海外使节肩负向政府传达新局势发展的重任。

前外交部长阿尼法阿曼也指出,外交部长有责任在首相展开正式访问之前,前往有关国家确保所有准备工作已经办妥。

那么,这当中有出现失职行为吗?

任何影响我们曾经备受赞赏的外交领域的问题都必须尽快解决。因为,外交上的失误,带来的可能不仅仅是尴尬。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