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跳槽法的通关障碍


透视大马

旺朱乃迪揭露,原定在4月11日于国会提呈的法案将被迫推迟,因为政府内部一些人不同意法案中特定条款,其中一个事关“跳党”的定义。(档案照:透视大马)

马来西亚国人,特别是主张防止政治叛变的政治人物在获悉期待已久的反跳槽法案会延迟提呈而急得跳脚。

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揭露,原定在4月11日于国会提呈的法案将被迫推迟,因为政府内部一些人不同意法案中特定条款,其中一个事关“跳党”的定义。

这名山都望区国会议员已经为法案做足8个月的准备,对于法案被迫推迟他也表现出挫败。

据悉,政府会在4月11日提交宪法修正案以为反跳槽法案铺路。

推迟法案的做法也激怒了反对党,政府与反对党此前签署谅解备忘录中的协议包括在今年第一次议会上制定反跳槽法。

反对推迟这项法案的声音在巫统当中也很激烈,该党近年来有不少政治人物跳槽到敌对阵营。

巫统元老沙里尔讥讽内阁成员本身就是“政治青蛙”。

他曾经担任过八届新山国会议员,他说,一些从巫统出逃的议员现在是政府议员,他们对法案不满意,因为它们享受着现有的影响力和权利,他形容这是一种“寄托”。

他说,令人讽刺的是,这些政客在拥护新的政党以前,曾在2020年联合巫统一起推翻希望联盟政府。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在过去几年来,跳党已经成为我国政治不稳定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喜来登政变还有一些州政府衍生的问题就是例子。

慕尤丁的政权如履薄冰,在巫统议员撤除支持后被巫统领导的政府取代。

跳党会让选民滋生受背叛的感觉,让人心生不安。

我们也发现普通人民在跳党后付出的高昂代价。

主因例如提供高薪厚禄给跳党人士组建过度臃肿的内阁和政府关联公司,尽管这些人中有人并不称职。

这对国库带来巨大损失,也彰显治理的不善。

跳党行为曾经是国人的笑柄,就好像政客依布拉欣阿里。可是现在已经不在是一个笑料了,因为一些政客已经超越这位巴西马前国会议员,将原则抛出窗外。

反跳槽法案引起某些人关注,因为认为这与联邦宪法第10条文的结社自由有所抵触,但为了国家政局稳定和进步,它已成为一个不得不促成的法案。

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此前担忧,反跳槽法案或许会赋予政党过多的权利去解雇一个出于良心投下与政党相反立场,反对票的立法者。

如果“跳党”成为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那就应该把课题带到议会,确保所有政党的议员参与并一起解决。

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阿都卡林促请政府提呈法案让立法者一同审议问题。

是时候为“跳党者”设立障碍,让跳槽者被真正的识别。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