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其实不逊于好莱坞


透视大马

马来西亚是“好莱坞”,因为它已经拥有好莱坞的材料,直接或以其他方式嘲笑马来伊斯兰和马来西亚传统的某些方面。(图:欧新社)

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安努亚慕沙提醒马来西亚人“我们不是好莱坞”,也非欧洲人,不能让本地电视台播出有性暗示场景的电视剧。

他是针对在社交媒体疯传23秒的电视剧《那个女人》预告片,这么评论。

这部电视剧原定在斋戒月期间播映。

“我们不是好莱坞”,也不是欧洲人—而是东方人—这句话意味着马来西亚人不是一个“肆意妄为”的人,因为我们应该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这意味着,在道德角度上,马来西亚人,特别是娱乐界的创意工业应该要谨慎呵护。

这部由艾因沙里夫(Ain Sharif)和伊斯玛尤索夫(Isma Yusof)联合执导,祖阿里芬(Zul Ariffin)、咪咪拉娜(Mimi Lana)和茜蒂哈丽莎(Siti Hariesa)主演的电视剧也激怒了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伊德利斯阿末,以至他建议通讯部采纳伊斯兰发展局(Jakim)关于伊斯兰广播材料内容审查的指南。

伊斯兰发展局条例是电视台、广播电台以及电影、戏剧、广告和视听材料制作者的执照一部分,这可能被某些方面视为可能扼杀艺术创造力的审查。

安努亚也说,这些场景不符合马来及伊斯兰价值观,以致他的部门被逼介入及斥责。

至于上载《那个女人》电视剧预告片到社交媒体的祖阿里芬将在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下被调查,一些人认为这是过重及不公正的惩罚。

这名演员已经为传播“淫秽”片段而道歉,而该片段也不会被纳入电视剧中。

不同与安努亚慕沙的论点,马来西亚是“好莱坞”,因为它已经拥有好莱坞的材料,直接或以其他方式嘲笑马来伊斯兰和马来西亚传统的某些方面。

也就是说,如果道德概念正确地延伸到性和致命女人的僵化和狭隘范围之外,这些往往是某些政治人物和传教士的主要痴迷和关注的角度。性以某种方式使他们变得活跃。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拥有了所有可以制作获奖的惊悚片所具备的元素和方程式。

为什么,在我们的政治领域和高处,我们有一大堆的清单—背后插刀、背叛、叛逃、权力、金钱和地位狂热、虚伪、抢劫、洗黑钱、贪污、诽谤、性格暗杀、种族和宗教剥削、谋杀及性。

例如,我们经历了世界上最大的“劫案”,一马发展公司丑闻,这让1963年火车大劫案看起来就像是《托马斯和朋友们》的玩具。 它是一宗从格拉斯哥开往伦敦的皇家邮政火车的260万英镑被劫走。

我国的某些政客和宗教领袖一想到女性会暴露她们身材的某些部位就会不不寒而栗,却对名人盗取公共资金时毫不在乎。

事实上,一些采用这样的不择手段的却被捧为英雄,仿佛在显示犯罪确实有丰厚的回酬。

背叛的例子多不胜数,而喜来登事件却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换言之,上面提到的元素实际上可以通过电影或电视剧来传达,以让民众从中吸取教训。

在这方面,通讯和多媒体部及国家电影发展局可以为这种创作提供协助。

这不是美化卑劣行径及鼓励人们消防不良示范,这种性质的戏剧或电影具有指导性意义。

当然,制作和播映描述这种人性堕落和不道德的戏剧或电影,不会被视为非马来西亚人的行为。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