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鳄鱼的传说与现实


透视大马

鳄鱼既让人畏惧、诅咒、鄙视,又受到尊敬、尊重和敬畏,人类必须学会与它们共存。(档案照:透视大马)

源于对鳄鱼的敬畏之心,使得砂拉越最大族群——伊班族,即使面对生命和长屋安全遭受威胁,也绝不猎杀这种爬行动物。

此外,鳄鱼肉也永远不会成为伊班人餐桌上的菜肴。他们不吃鳄鱼肉。

据考古学家兼鳄鱼专家依波达坦(Ipoi Datan)说,这是因为伊班人认为鳄鱼是他们死去的亲人的化身。

依波曾任砂拉越博物馆馆长,现为原住民习俗与传统理事会的研究官员,他说,这种传统信仰受到了河神“里拜”(Ribai) 的影响,里拜是鳄鱼的“保护神”(penunggu)。

伊班族传统上居住在婆罗洲的水道沿岸,他们视河流为生命线,提供食物、交通和沟通的途径。因此,敬奉里拜对于确保这些水道带来的繁荣和安全至关重要。

砂拉越只有两种鳄鱼——更常见的咸水鳄(Crocodylus porosus),以及淡水马来长吻鳄或假长吻鳄。

伊班族还相信,如果他们因任何原因杀死一只鳄鱼,鳄鱼将会报复。依波分享了一个流传已久的故事:一名男子在“得罪”了一只鳄鱼后,搬到远离河流的高山上居住,以为这样鳄鱼就无法报复了。

一天刮大风的时候,一个重物从儿子睡房的阁楼上掉下来,正好砸在熟睡的儿子头上,导致他当场死亡。家人查看后发现,那是一个覆盖着鳄鱼皮的鼓。

伊班族对鳄鱼的敬畏之情,使得无论鳄鱼对他们的长屋或住所构成多大威胁,他们都不会猎杀这种爬行动物。(档案照:法新社)

避免被攻击

依波伊来自劳斯,是一名伦巴旺族人。

他说,印尼加里曼丹的达雅人会在船头绑上一片巴豆树叶,以避免鳄鱼袭击。这是告诉鳄鱼,船上的人是友好的,不会伤害它们。

另一个在砂拉越达雅族人中流行的信仰是,在小腿上纹一个鱼钩纹身,以防鳄鱼袭击。依波解释说,拥有这种纹身的人被认为有某种特殊力量,使鳄鱼不敢攻击他们。

依波拥有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的民族考古学博士学位。他向生活在鳄鱼出没的河流附近的人们提出了几条简单的建议,以避免成为鳄鱼的受害者。

“不要每天在同一时间去同一条河流的同一个地方洗澡、取水或洗衣服,形成习惯。”

“晚上不要去钓鱼。”

依波建议,避免在早上6点前或下午5点后去河边,因为那是鳄鱼觅食的时间。

他说,猴子是鳄鱼的最爱,它们会在清晨到河边喝水,而这时去河边活动的人常被鳄鱼误认为是猴子。

他接着指出,许多在夜间钓鱼的人遭到攻击,而近期发生的鳄鱼咬死人事件,多数受害者是夜晚钓鱼时被袭击的园囚外劳,这也是晚上不要去河边的一个很好的理由。

依波说,鳄鱼既让人畏惧、诅咒、鄙视,又受到尊敬、尊重和敬畏,人类必须学会与它们共存。

“鳄鱼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有2.3亿年了。”

“它们比恐龙还长寿。所以显然它们会一直存在下去。”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