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老师体罚致学生成残疾 家长心痛儿子警察梦碎


透视大马

莫佳娜和丈夫苏雷斯因为儿子受伤成为残疾人士,悲痛欲绝。(档案照:透视大马)

莫佳娜(Mogana Selvi)和她的丈夫苏雷斯(Suresh Balakrishna)对他们11岁的儿子抱有很高的期望,希望他有一个光明的前程,带领全家摆脱贫困。

然而,他们的期望就和儿子的梦想一样,在老师的一次残酷体罚中破灭了。

莫佳娜说,在学校老师惩罚了她的儿子后,医生如今将她的儿子评估为残疾人士(PwD),这使得男孩成为警察的愿望破灭了。

4月30日,来自安邦一所学校的一名五年级学生与他的三名同学,被老师要求在烈日下罚站,这种惩罚是教育部明令禁止的。

其他三名男孩早早结束了体罚,但莫佳娜的儿子却没有。

由于男童未成年,因此姑隱其名。

根据母亲的报警记录,她声称儿子从上午10点一直被罚站到下午12点50分,大约三个小时。

后来,男孩因中暑而被紧急送往医院。

安邦医院的医生评估后发现,男孩因神经相关损伤,成为了残疾人士。

怀孕三个月的莫佳娜感到心碎,不得不面对她的第二个孩子处于她从未想象过的状况。

莫佳娜讲述儿子因神经相关损伤,成为残疾人士的经历时,不禁潸然泪下。(档案照:透视大马)

住在一间廉价公寓里的莫佳娜说,受创的儿子经常在凌晨醒来,举止怪异。

她说,儿子会坐在浴室旁边,湿着头发,并在头发干后继续用水浇头。

她还说,儿子有时候会透过窗户盯着外面,声称体罚他的老师要来抓他。

35岁的莫佳娜在接受《透视大马》专访时,泪流满面地说:“这是我从未希望发生的事情。”

莫佳娜是一名家庭主妇,她说,全家人都对所发生的事情感到悲痛欲绝,并补充说这一事件也将对他们的经济造成影响。

作为五个孩子的母亲,莫佳娜说,她的丈夫苏雷斯只是一个拾荒者,收入微薄,仅够糊口。

儿子变得漠然寡欢

莫佳娜指出,其儿子以前的志愿是成为一名警察,并加入了学警队以追求他的梦想。

“他从现实生活中和电视上都受到了警察角色的启发。”

“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实现了,因为医生告诉我的儿子他残疾了。我们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开朗,爱玩,变得郁郁寡欢。”

“他的兄弟姐妹们都非常想念他以前的样子,我大儿子总是问弟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现在这么安静。”

莫佳娜和丈夫共育有5名孩子,除了13岁的大儿子和遭到体罚的老二(11岁),另外3名孩子分别是10岁、8岁和6岁。

她还说,自从发生在她第二个孩子身上的事件后,她害怕送其他孩子上学。

上周三,莫佳娜和丈夫炮轰相关部门试图转移问题的焦点。

他们说,警方不是关注男孩被惩罚的方式并对责任人采取行动,而是试图确定男孩在事件发生前是否已经有残疾。

达雅兰还说,安邦医院在医生评估孩子为残疾人后给了家人发了一封证明信函,父母正在为他办理残疾人士证件。(档案照:透视大马)

家属发言人达雅兰(Dayalan Sreebalan)说,当局的重点放在学生的残疾上,而不是老师的犯罪行为上。

“母亲(莫佳娜)当时是针对老师体罚学生而报警,而不是关于孩子的残疾状态。”

5月25日,安邦再也警区主任莫哈末阿占说,调查显示,嫌疑人是一名37岁的男老师,他惩罚了该男孩和其他三名学生“10分钟”。

他说,警方已经针对男孩母亲的指控完成了调查工作,调查报告会提交给总检察署以采取进一步行动。

教育部长法丽娜 的特别官员蒂亚加拉杰(Thiyagaraj Sankaranarayanan)在他的脸书帖子中说,该教师违反了教育部“学生处罚和纪律处分程序”的编号7/1995通令。

该通令提醒校方不要在没有适当调查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同时也提到应该避免残酷刑罚和公开侮辱。

迪内斯不满调查官没有妥善处理此案。(档案照:透视大马)

寻求正义

达雅兰还说,安邦医院在医生评估孩子为残疾人后给了家人发了一封证明信函,父母正在为他办理残疾人士证件。

另一方面,家属的代表律师迪内斯(Dinesh Muthal)不满调查官没有妥善处理此案,他透露,调查官向老师曝光此案一名证人的身份,导致该学生受到威胁。

他说,这是在校方和受害者父母之间的闭门会议中发生。

迪内斯直指这是干扰证人的行为。

当被问及此事时,莫佳娜说,她想为儿子伸张正义,她永远不会原谅老师的所作所为。

她说:“我儿子之所以会这样,全是因为那个老师。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