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罚站学生中暑成残障 家属质疑警方偏离调查方向


透视大马

11岁男童的家属达亚兰指出,执法单位显然更关注男童的残疾问题,而不是老师在进行惩罚时的过错。(摄影:Najjua Zulkefli)

家属不满,小学五年级男童因被老师罚站在烈日下超过两个小时中暑,甚至被列为残疾儿童,可是警方的调查视乎已经偏离方向,只是专注在男童的残疾问题,而忽略严惩学生的老师。

这名11岁男童的家属达亚兰指出,执法单位显然更关注男童的残疾问题,而不是老师在进行惩罚时的过错。

他披露,老师惩罚11岁的男童,让他在烈日下站了两个多小时,并在中暑后出席“神经问题”,已经无法返校上课。

“最初,男童的母亲莫嘉汉娜向警方投报老师对学生的惩罚,没有提到孩子的OKU身份。”

“现在,警方的调查显然更侧重于男童的OKU身份,他们试图暗示男童在事件前,就已经是残疾儿童。”

达亚兰提及,近期警方要求男童的母亲莫嘉汉娜再次协助调查。

他强调,警方质问男童的母亲莫嘉汉娜,是谁宣布男童为残疾儿童。

他重申,根据一位消息人士提供的消息,警方已经收集了男童从一年级到四年级的学校课程记录。

他感到疑惑,警方阐明调查工作已经完成,为什么还要求男童的母亲莫嘉汉娜协助调查?为什么要记录男孩的学校记录?

“这是否意味着,要证明男童内在事件发生前患有残疾?”

达亚兰阐明,执法单位视乎试图改变案件的调查方向。

男童的父母,即34岁的莫嘉汉娜及40岁苏雷斯,以及他们的律师戴尼斯也出席了新闻发布会。(摄影:Najjua Zulkefli)

“本案的情况是,这名男童因被要求在烈日下站立超过两个小时中暑。因此,执法应该调查,为什么这种已被教育部禁止的惩罚,仍在公立学校实施。”

“尽管教育部长法迪拉的特别官员迪亚哥拉同意老师的惩罚行动已经违反教育部的指南,可是学校却没有对老师采取行动。”

家属达亚兰是在新闻发布上,发表谈话。

男童的父母,即34岁的莫嘉汉娜及40岁苏雷斯,以及他们的律师戴尼斯也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今年4月,一名11岁男学生被老师要求在烈日下罚站近三个小时后中暑,出现神经问题,成了残障人士。

这名五年级男童被老师叫到操场上罚站,直至中午12点50分,最终因热衰竭入院治疗,被安邦医院评定为残疾儿童。

男童的母亲莫嘉汉娜,在获悉此事后,愤怒报警。

目前,医院已经向家属发出一封转介信,以评估儿子为残障人士,儿子也因健康问题,无法再就读普通学校,需要转到特殊学校。

值得一提的是,学校因男童在5月2日至23日缺课而向男孩父母发出了三封警告信,但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与父母讨论男孩被迫在烈日下罚站的问题。

家属的代表律师戴尼斯阐明,如果男童在未被惩罚前已经是残疾人士,学校不太可能忽视这一点。(摄影:Najjua Zulkefli)

目前,警方已经完成了搜证,并将调查报告提交给副检察长办公室,以采取进一步行动。

另外,安邦再也警区主任莫哈末阿占依斯迈曾提及,男童是经医护人员诊断后证实中暑。

“警方是援引儿童法令查案,而男童是与另外3名学生一起受到一名37岁老师的惩罚,才会遭到曝晒。”

另一方面,家属的代表律师戴尼斯阐明,如果男童在未被惩罚前已经是残疾人士,学校不太可能忽视这一点。

他强调,校方不曾提及,男童在入学时已经是残疾人。

他认为,警方不当调查案件,要求督察级别的警员接手此案。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