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陷赤贫窘境 为税收权益奋战


透视大马

自2012年英国政府解密《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MA63)以来,沙巴逐渐觉醒。(档案照:透视大马)


随着又一年的丰收节庆祝活动结束,沙巴人开始反思,如果被允许享受州权力和税收权益,州属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

自2012年英国政府解密《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MA63)以来,沙巴逐渐觉醒。

在2012年,当可怕的内安法令被废除后,要公开讨论州政府的权力变得更加顺利。

没有一个政治力量可以本身是争取州属权力的先驱。因此,关于《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的讨论,是在国阵时代末期才开始受到关注,

随后,在民兴党领导政府期间,《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引起广泛关注,并在沙巴人民联盟政府下继续推进。

在沙巴申索的诸多权力中,40%的税收权益显得最重要。

目前,沙巴各族人民已经对40%的税收权益提出看法,其他人则已经表达本身的观点。

现阶段,联邦政府已经反对沙巴律师协会提出审查州属税收权益的诉求。

沙巴的一名律师,已经将宪法规定的税收权益诠释,视为案件的诉求。

根据联邦宪法第112C条文规定,政府对沙巴的提供特别补助,其中第十附表第四部分明确规定,联邦政府征收的收入的五分之二必须返还给沙巴。

值得一提的是,在1968年首次审查特别补助后,沙巴享受了丰富的资源。

在民兴党领导政府期间,《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引起关注,并在沙巴人民联盟政府下继续推进。(档案照:透视大马)

然而,从1973年开始,基于只有联邦政府知道的特点原因,根据这一公式的特别补助停止了,并固定在2670万令吉。

此外,尽管宪法赋予权力,可是沙巴一直没有在税收权益方面,进行任何审查。

很多沙巴人想知道,为什么在1974年至 2022 年期间,无论是沙巴还是联邦政府,都没有政治力量试图对税收权益进行审查。

因此,从这段时间开始,沙巴人民的不满情绪不断增长。

无条件支持联邦政府

直到2022年,现任政府才对分配给沙巴的税收数额进行了审查。

早前,首相安华承诺,当沙巴州准备好时,将更多权力下放给沙巴。

尽管,联邦政府提供给沙巴的税收税额已经大幅增加,但现实情况是,仍然没有达到预期的40%。

目前,沙巴面临着无数的问题,其中包括道路状况不佳、电力不断下降、供水问题、贫困、商品价格上涨、通货膨胀、失业、外国人控制利润丰厚的行业等等。

尽管面临这些挑战,沙巴领导人一直在配合联邦政府。

首相安华承诺,当沙巴州准备好时,将更多权力下放给沙巴。(档案照:透视大马)

当联邦政府要求自然资源,即石油和天然气时,沙巴给了联邦政府。

当棕榈油对马来西亚的发展至关重要时,沙巴尽了最大努力,满足联邦政府。

70年代,当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成立时,沙巴很乐意提供经济援助。

至于,当亚航需要帮助时,沙巴也无条件伸出了援手。

另外,当联邦政府需要钱时,沙巴也愿意借钱。

根据1976年10月1日的附加供应法案下,在紧急法令期间,面对安全威胁的联邦政府,共向沙巴借贷500万令吉。

多年前,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上载的一段视频,展示了沙巴人民真正的同情心。

他指出,如果沙巴获得40%的税收,马来西亚其他州也会受到影响。

一名部长声称,增加沙巴的税收权益,可能会让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破产。

至于,一位前财政部长则阐明,由于国家债务不断增加,联邦政府不能赋予沙巴税收权益。

陈泓缣指出,如果沙巴获得40%的税收,马来西亚其他州也会受到影响。(档案照:透视大马)

尽管遭遇挫折,即使政治和人民遭受苦难,沙巴仍然保持镇定。

其实,沙巴并不总是处于不利的地位,曾经有一段时间,沙巴政府控制着本身的财富。

当时,沙巴政府非常富有,学生可以免费获得鞋子、校服、练习本、铅笔等等。

在沙巴富裕时期,父母在“返校”季节开始时,不会对购买文具等事情感到担心。

如今,陷入困境的沙巴父母的座右铭是“如果它没坏,为什么要买新的”。

仍在苦苦挣扎

对部份人士来说,这可能只是一个悲惨的故事,毕竟从来没有人,真正站在沙巴人的立场上设想。

即使在最近的议会会议上,州财政部长马希迪曾指出,沙巴已经八次正式要求布城公开,从沙巴州政府收取的收入来源数额。

沙巴州财政部长马希迪曾在州议会提及,沙巴政府已经八次要求布城公开,从沙巴州政府收取的收入来源数额。(档案照:透视大马)

可是,联邦政府拒绝回应马希迪提出的要求。

如果,沙巴人觉得财富被剥夺了,这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下一轮令人尴尬的国家统计数据包括沙巴或其任何地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随着丰收节的结束,沙巴仍在努力应对粮食安全问题。

这不禁让人想知道,为什么今年的丰收节的主题是“超越粮食安全”?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