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TM专科医生培训平行途径:为何引起争议?


透视大马

解决政府医院人手短缺,尤其是心胸外科医生短缺的问题迫在眉睫。(档案照:透视大马)

最近,“专科医生平行途径培训项目”(Parallel Pathway)频频在新闻中出现,它从一个紧迫的医疗保健需求变成了种族争议。

毫无疑问,解决政府医院人手短缺,尤其是心胸外科医生短缺的问题迫在眉睫。

然而,在找到解决方案之前,这个课题已经被许多别有用心的人劫持了,他们经常牵扯上种族、宗教和土著权利等敏感问题。

《透视大马》将在这篇文章中,重新审视了这一持续存在的问题。

什么是平行途径培训项目?

目前,我国医生的专科培训主要由政府大学通过临床硕士课程和卫生部通过平行途径提供。

“平行途径”指的是

卫生部为选择参加国外机构考试的医生提供的在职结构化培训。

平行路径项目允许马来西亚的医务人员到国外寻求选定的研究生资格的专科培训,以缓解国内专科医生的短缺问题。

问题所在

平行途径项目的问题引起了关注,当时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MMC)拒绝承认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RCSEd)心胸外科医生的资格。

心胸外科通常指涉及心脏、肺、食道及胸部其他相关器官的手术。

这导致由政府派遣到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学习心胸外科的马来西亚毕业生——所有在政府医疗机构执业的医生——无法在马来西亚执业。

其中四名毕业生正对MMC提起法律诉讼,因为其拒绝将他们登记在国家专家注册(NSR)上。

今年三月,MMC主席兼卫生总监莫哈末拉兹声称,MMC从未承认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心胸外科的院士资格(FRCSEd)。

大马胸心血管外科协会(MATCVS)指出,MMC拒绝注册四名平行途径心胸外科毕业生的专家申请,将在心脏外科医生严重短缺的情况下使心脏手术患者面临风险。

平行路径项目允许马来西亚的医务人员到国外寻求选定的研究生资格的专科培训,以缓解国内专科医生的短缺问题。(档案照:透视大马)

根据大马胸心血管外科协会的说法,卫生部在2016年与大马医学专科学院(AMM)及其国际合作伙伴——爱丁堡皇家外科学院合作启动了心胸外科的平行途径项目。

他们说,该项目得到了卫生部、大马医学专科学院和国家心脏中心(IJN)的批准,政府提供全额奖学金并附有培训合约,用于心胸外科的研究生培训。

大马胸心血管外科协会甚至指出,RCSEd的项目在新加坡、香港和文莱是完全受认可的,并且在英国是被接受及可注册的。

该协会说,自2016年以来,共有33名外科医生进入了心胸外科的平行途径项目,其中22名由卫生部资助,其余学员来自国家心脏中心和马来亚大学。

立法解决

据《星报》3月份报道,心脏和肺部疾病患者人数激增,但政府医院心脏胸外科医生短缺,导致约1500名患者陷于困境。

在同一个月份,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告诉下议院,卫生部只有14名心脏胸外科医生。

为了解决平行途径专科医生培训计划不被承认的问题,政府计划修改1971年医药法令(2012年修正案)。

祖基菲说,拟议的1971年医药法修正案旨在解决平行途径计划和本地硕士医学课程之间的差距。

他透露,卫生部将会向内阁建议,以便在6月份的国会会议期间加速修订法令进程。

他补充说,这项修正案将确保完成平行途径计划培训的专科医生能够注册和获得认可。

玛拉工艺大学是本地唯一设有心胸外科“平行途径”培训项目的学校。(图取自脸书)

玛拉工艺大学(UiTM)争议

早前,玛拉工艺大学医学院教授拉惹阿敏和大马医药协会建议,开放心胸外科系名额给非土著学生报读,引起该大学学生团体反对,并发起“穿黑衣”抗议。

玛拉工艺大学是本地唯一设有心胸外科“平行途径”培训项目的学校。

拉惹阿敏提出有关建议时说,此举是暂时性的,只会延续到马来亚大学开办类似课程为止。 

他说,玛拉工艺大学是唯一和国家心脏中心合作进行“平行途径计划”(PPP),提供心胸外科系的大学。

大马医药协会(MMA)促请玛拉工艺大学优先考量公共卫生领域需求,暂时开放心脏外科研究生课程予非土著学生报读。

然而,这一提议遭到了反对。向非土著开放该专科课程的话题迅速升级,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激烈辩论,一些人甚至诉诸于种族和宗教评论。

高等教育部长赞比里在回应此事时说,从未讨论过让非土著学生入读玛拉工艺大学的问题。

玛拉工艺大学学生会和其他人强调,该大学的成立是为了保护马来人和土著学生的利益。

为了抗议,学生会呼吁学生们在5月16日穿黑衣,以表明他们反对该大学开放给非土著就读的建议。

学生会在一份声明中援引联邦宪法第153条文说:“玛拉工艺大学的成立宗旨是保护马来人、原住民、沙巴和砂拉越原住民的特殊地位,确保低收入的土著学生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对此,捍卫自由律师团总监再益玛立(Zaid Malik)说,允许非土著学生进入玛拉工艺大学并没有违反联邦宪法第153条文。

他指出,各方针对这次开放课程的课题有着众多的误解,更曲解了宪法第153条文的含义及玛拉工艺大学。

再益玛立指出,宪法第153(2)条文允许国家元首设立合理比例的教育特权,以保障马来人和沙巴、砂拉越土著的权益。

“但第 153(1) 条文明确规定,在使用上述条文时,必须维护其他社区的合法利益,”

他说,宪法第153条文并没有列明允许玛拉工艺大学招收非土著学生属违宪。

5月22日,玛拉工艺大学学生会对于日前号召校内学生穿黑衣,抗议向非土著学生开放心胸外科研究生课程一事,公开道歉,并承认其言论有点混淆,没清楚诠释联邦宪法第153条款。

许多评论员也参与讨论此事,一些人支持暂时向非土著开放玛拉工艺大学的心胸外科课程,但也有一些人错误地认为这是全面向非土著学生开放玛拉工艺大学的前奏。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