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蓝眼旗帜上阵引基层不满 诚信党选后决定胡桑命运


透视大马

胡桑慕沙以公正党旗帜角逐巴西马国会议席,扩大了吉兰丹希盟之间的冲突。(档案照:透视大马)

诚信党和公正党基层领导声称,前诚信党领袖胡桑慕沙以公正党旗帜角逐巴西马国会议席,扩大了吉兰丹希盟之间的冲突。

他们说,公正党委派胡桑慕沙上阵,令吉兰丹诚信党成员感到失望,而且一些州的公正党领袖也不喜欢他。

一名不愿具名的诚信党基层领袖告诉《透视大马》,党的内部分歧已显而易见,且分为两派,即与胡桑结盟的派系和不与胡桑结盟的派系。

“的确,局外人不太看得出来,但尤其是在竞选期间……这种分歧是显而易见的。”

“胡桑集团的机关只专注于他们,反之亦然……这意味着我们的竞选工作是分开的。”

消息来源还道出了与胡桑同个派系者,其中包括哥打巴鲁国席候选人哈菲查、瓜拉吉赖候选人莫哈末希山慕丁、古邦阁亮候选人旺阿末卡米尔和兰斗班让候选人旺沙吉汉。

“有人看到胡桑率先在脸书宣布了来自自己派系的候选人,尽管诚信党主席还没有发表任何声明。”

“但对于与他不在同一个派系的候选人,他也没有做任何宣布。”

胡桑的诚信党党员身份将在第15届大选后,由领导层决定。(档案照:透视大马)

然而,消息人士解释说,诚信党的内部冲突似乎已得到控制,因为每个人都想让希盟在吉兰丹获胜。不过,他担心这次大选过后,矛盾会进一步恶化。

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没有在吉兰丹赢得一个国会议席,事实上。

希盟兼公正党主席安华否认,胡桑代表公正党上阵会引发希盟的内部冲突。

胡桑是于2020年9月辞去诚信党副主席和吉兰丹希盟主席一职。他当时的理由是要专注于为诚信党在吉兰丹赢得席位,尤其是在他领导的哥打峇鲁国会选区。

胡桑随后动员了一个名为“拯救吉兰丹”的团体,揭露了伊斯兰党执政的州政府三十多年来的各种缺点。

此后,吉兰丹诚信党也与“拯救吉兰丹”组织保持距离,诚信党丹州领袖也坚称他们没有参与胡桑领导的运动。

消息人士认为,胡桑参与“拯救吉兰丹”组织,这被视为背弃诚信党,这是他没有被诚信党提名上阵大选的原因。

“他领导拯救吉兰丹组织被视为试图超越诚信党,以及他之前的声明,当时他说‘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就不要投票给诚信党候选人’。”

“这一声明引起了诚信党的不满。”

除了胡桑,公正党也委派聂奥马上阵霹雳州巴西沙叻国席。

胡桑仍是诚信党党员

另一位草根领袖表示,胡桑其实还是诚信党的一员,只是以公正党的旗帜上阵。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袖表示,胡桑的党员身份将在第15届大选后,由领导层决定。

“胡桑和聂奥马仍然是诚信党的党员,他们还没有加入公正党。”

“党认为现在不宜讨论,这将在第15届大选后决定。”

消息人士解释说,在今年早些时候的柔佛州选举之前,希盟领导层决定,除非得到领导层的批准,否则不允得以联盟内其他成员党的旗帜上阵大选。

“也许领导层在做决定前已作出讨论。”

此外,公正党基层领袖也对胡桑的举动不满,认为这是利用他与安华的良好关系而出战巴西马国席。

他说,吉兰丹公正党选择了罗斯里博士上阵巴西马国席,但最终不得不改为上阵马樟国席。

一位消息人士说,丹州公正党对此并不知情,他们在当天下午才知道(候选人在晚上宣布),这使他们感到困惑并临时做出改变,以说服罗斯里上阵马樟选区。

消息人士解释说,除了议席分配的问题外,胡桑还利用自己与安华的良好关系,让希盟的竞选日程变得一团糟。

“以安华在东海岸的大型巡回讲座为例,安华去了巴西马两次,我们在第二次安华在东海岸的日程安排,根本没有包括巴西马。”

“但我们突然发现安华也要去那里,所以日程安排就变得有点混乱。”

胡桑将挑战伊党巴西马原任国会议员阿末法德里。(档案照:透视大马)

不过,消息人士并不否认胡桑强大的影响力,能够吸引选民支持希盟。

“我们不能否认他的光环,每个人都承认胡桑有一定的影响力,可以为巴西马国席的胜利做出贡献,胡桑的影响力相当强大。”

“这或许是主席所看到的,即使我们不喜欢它,但我们也同意这一点。”

胡桑在本届大选受到国阵候选人阿都干尼、祖国行动联盟的纳斯鲁以及伊党青年团团长阿末法德里的挑战。

在第14届大选中,阿末法德里赢得53%的选票,以1万3075张多数票击败对手,当选巴西马国会议员。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