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刻板印象影响 砂火箭要赢达雅族支持有难度


透视大马

达雅人的刻板印象已经形成,以致行动党达雅咨询委员始终无法争取达雅人的支持。(档案照:透视大马)

行动党达雅咨询委员会前主席约翰布赖恩安东尼说,该委员会成立了11年以拟对策来赢取达雅人的支持,但始终还是失败了。

他向《透视大马》说,达雅人的刻板印象已经形成,以致委员会始终无法争取他们的支持。

布莱恩说:“他们的脑海中根深蒂固地认为行动党不是达雅人的政党。”

“经常会听到达雅人说行动党是‘共产党’,或者它是属于华人的政党。”

“这个论述太糟糕了,我们也没有去反驳他们,毕竟回应不是事实的言论毫无意义。”

他说,委员会的最大进展是获得达雅族裔的专业人士和知识分子支持或加入民主行动党。

在去年12月的砂拉越州选举中,行动党在11个达雅族占多数席位上阵皆败北。

布莱恩在2013年受委行动党达雅咨询委员会主席后,遂拉拢数名在半岛工作的专业人士杜文巴巴特(八打灵再也)和瑟良维奥(吉隆坡)加入这个刚成立的20人委员会。

布莱恩随后再拉拢美里的牙医波特峇鲁、斯里阿曼的律师贝里阿伦和砂拉越蚬克石油前职员艾华特安德鲁鲁化加入委员会。

后来,他们都与布赖恩一样退出行动党,布莱恩加入以种族为基础的砂拉越新达雅党(PBDSB)。

阿伦与艾华特则加入了支持独立的肯雅兰党(PBK)。

在去年12月的砂拉越州选举中,行动党在11个达雅族占多数席位上阵皆败北。(档案照:透视大马)

布莱恩说:“委员会无法达到渗透达雅基层的主要目标。”

“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但选民有自己的想法。”

他说,除了莫迪比莫尔在2018年大选中夺下比达友族占多数的马斯加丁,成为行动党迄今为止的第一个达雅族席位后,委员会的努力并没有转化为赢得更多席位。

“我们有一些优秀的人可以代表行动党上阵,但我们没有成功(获得选票)。”

在2018年的大选中,行动党在砂拉越31国会议席中的上阵了10席,当中有3席是达雅族占大多数——马斯加丁、西连和加帛。

鲁化曾在2013年和2018年在西连挑战砂拉越人联党副主席理察烈。

塔斯马尼亚大学的亚洲政治专家詹运豪说,民主行动党的失败在于“他们一直在挑选过气的达雅族领袖”。

他说,民主行动党现在对达雅族领袖是迫切的渴望,尤其是来自最大族群伊班人领袖,他们会接受任何过来的人。

“约翰(布赖恩)不可信。”

该委员会目前由比摩尔担任主席,詹运豪说,他会面对布莱恩同样的问题,也难逃同样的结局。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