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隐形”战舰遭遇风暴


透视大马

濒海战斗舰(LCS)计划的丑闻也说明我国并未从1MDB丑闻中吸取有有的教训,应该提醒那些本应谨慎管理国库的人关注透明度和问责制的重要性。(图:欧新社)

最近被揭露涉及60亿令吉的濒海战斗舰(LCS)计划的丑闻,对还未从一马发展公司(1MDB)财务管理不善的巨大影响中恢复过来的马来西亚普罗大众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此事不仅震撼马来西亚,也震撼了全世界。

这对于一个从新冠肺炎疫情、经济衰退和政治不稳定中正在努力恢复元气的国家而言,可谓祸不单行。

此外,LCS事件也说明我们并未从1MDB丑闻中吸取有有的教训,应该提醒那些本应谨慎管理国库的人关注透明度和问责制的重要性。

大马纳税人完全有理由就他们的钱管理不善,以至于将我们海军军官的生命置于危险中的方式感到担心和愤怒。

如果像前国防部长阿末扎希声称那样,披露与LCS合同有关文件会危及我们的国家安全,那么我们也同样必须意识到,某些社会部门的贪腐和滥权也会威胁国家安全。

这也是为什么关心的大马人也应该对海军最初选择的Sigma设计,后来改为Gowind设计感到困扰,尽管时任大马皇家海军前首长阿都阿兹已对此单方面的决定提出抗议。

当阿都阿兹声称寄给当局的几封投诉信都被忽视时,他怀疑当中出了什么问题。

社交媒体上的一些帖子很好地概括了民众的震惊、沮丧和愤怒。

例如,一个题为“年度最想要玩具”(The Most Wanted Toy of the Year)的帖文,展示了大马皇家海军的濒海战斗舰玩具箱,应该置放在那里的微型濒海战斗舰没有在那里。

盒子底部的文字说明一切:“世界上最隐形的战斗舰”,指的是这项始于2011年的计划,没有一艘濒海战斗舰如期交付。

第一艘濒海战斗舰应该在2017年交付给大马皇家海军,随后每6个月交付一次,直到2021年。

尽管拖延很久,政府还是向承包商Boustead Naval Shipyard有限公司(BNS)支付了60亿令吉。

另一个帖文展示了一艘木船,上面贴满国阵和巫统旗帜,表明这个可耻的计划是在国阵的监督下开始的。

同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帖文在美国隐形轰炸机和大马LCS进行了厚颜无耻的比较。前者可以隐藏在雷达下而不被发现,后者则具有从雷达上完全消失的奇异能力。它甚至是肉眼看不见的。

事实上,奇怪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的国防资产上。如果大家还记得,2008年,据报道,有2架战机引擎在我们一个空军基地失踪,最后落在一个南美国家。

作为对于批评的明显回应,国防部高级部长希山慕丁向国会上议院保证,第一艘濒海战斗舰会在2年内交付。这个保证可能安抚了上议员,但未必能满足普罗大众。

若说对此事有什么不同,鉴于问题的严重性,关心此事的大马人宁愿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向那些不负责任履行职务和背叛人们信任的人士追究责任。

大马政府把重点放在一名政府高级官员涉及在吉隆坡国际机场的辱骂事件上,并迅速成立了由总检察长依德里斯哈伦为首的四人高级别委员会负责,而不是涉及数十亿令吉的LCS计划争议,这向希望看到自己的钱得到良好和适当使用的大马人传达一个非常错误的信息。

大马应该努力避免因错误的原因而在世界舞台上获得知名度。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