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的高度排他性


透视大马

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阿末受促不要把焦点放在啤酒节,反之应该照顾穷人、单身母亲、孤儿、残疾人和不公正的受害者。(图:欧新社)

似乎有相当多马来穆斯林已“陶醉”(intoxicated)在名为啤酒节的节日,其中最突出的是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依德里斯阿末。

这位上议员最近因日本盆舞节引起争议而闻名,他非常反对这个与德国有关的节日,因为他认为啤酒节不符合他对马来西亚伊斯兰的概念。

当然,他并不孤单。还有其他人,如诚信党中委莫哈末法依兹法里也有类似想法。

他们似乎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即大马是一个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还有大量的少数民族,他们的信仰和文化习俗与马来穆斯林社区不同。

这意味着身为这个国家公民,非穆斯林群体也享有信奉各自宗教和文化的权力。

像依德里斯阿末和志同道合的人所做的那样,干涉他人的文化习俗并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他人,不仅在我们这个多元化社会中是无礼和导致分歧的行为,而且也侵犯了受影响群体享有的权力。这是不民主的。

重要且要注意的是,当非穆斯林质疑或批评这种对其文化生活的干涉时,不应把它视为试图破坏伊斯兰教,他们只是在捍卫自己作为这个国家公民和他们的文化群体所享有的权力。

如果这能帮助依德里斯阿末和朋友对这个国家非穆斯林处境的同理心;尝试想象穆斯林群体在某些国家身为少数民族在实践他们的宗教和文化时所遭受的苦难。

同样的,如果非穆斯林的信仰受到穆斯林侮辱,如某些穆斯林传教士,非穆斯林也有权力保护和捍卫他们各自的信仰。

换句话说,多数群体不应该欺压少数群体。在大马,马来人就必然是穆斯林,某些马来人这种行为在种族关系方面令人担忧,因为这可能被视为多数群体在所谓的马来至上精神下展示主权。

同样关键的是要提醒我们自己,伊斯兰教要求穆斯林保护社会中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群体的权利和义务,正如先知穆罕默德在他和追随者在麦地那定居,以逃避迫害后所拟的麦地那宪章(Medina Charter)表明的那样。

民间团体组织全球人权基金会对总检察署据称拖延提控一名被指控在我国侮辱兴都教徒的穆斯林传教士表示愤怒,应该从这个更广泛的背景来看待。

这听起来可能是一种老掉牙的说法,但需要提醒大马人,如果我们重视和谐、幸福、进步与和平,在一个多元种族和文化的社会中就必须共存宽容、尊重和相互理解。

国家团结部副部长袁怀绍无视这个事实并呼吁禁止啤酒节,这将不利于以各种方式促进民族团结的努力。

以免我们被误解,试图捍卫少数民族文化与习俗,特别是喝啤酒权力的穆斯林如诚信党雪邦国会议员莫哈末哈尼巴,不能被诠释为鼓励穆斯林干杯。

此外,依德里斯阿末和其他类似的人应该对穆斯林保持信仰完整并远离酒精有足够的信心。假设他们的信仰如此脆弱以至于需要道德监管,这是纯粹的傲慢。

世界的发展应该超越啤酒和边缘,以确保穷人、单亲妈妈、孤儿、残疾人士和不公正的受害者,在提升和保护人的尊严的精神下得到照顾。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