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调OPR加重低收入者负担 专家与购屋者称无助抗通膨


透视大马

国家银行将隔夜政策利率(OPR)上调50点,被指加剧了面对高额家庭债务的低收入者的困境。(档案照:透视大马)

一位经济学家说,国家银行将隔夜政策利率(OPR)上调50点,加剧了面对高额家庭债务的低收入者的困境。

马来亚大学经济学家拉惹拉夏教授向《透视大马》指出,如果隔夜利率再上调,低收入者可能最终无法偿还贷款而导致违约。

他认为还是得落实更多财政政策来帮助穷人以及从疫情中恢复元气的企业。

“重要的是利率的上升将提高贷款者的贷款,它对低收入群体的影响超过中高收入群体。”

“利率作为一种宏观经济工具会对整个经济产生影响,因此,不应忽略仍在偿还贷款的贫困家庭者,进一步提高隔夜利率只会给贫困的购房者带来负担。”

“就目前而言,很多国人正在与沉重的家庭债务奋斗,这主要是房贷、车辆以及儿童教育。”

拉夏以美国为例说,在2007年至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为了遏制通胀,将利率从0.5% 提高到5.25%,最终令美国家庭陷入困境。

“我希望我们的政府能吸取美国的经验。”

鉴于当前的通胀是源自于国内必需品短缺、俄罗斯乌克兰冲突和禁止出口外国,拉夏说,提高隔夜利率对抵消影响几乎没有作用。

他说:“政府必须更关注财政政策以协助穷人,另一方面支持国内的中小型农场。”

“后者应被视为一项长期计划,因为马来西亚1989年至2022年期间经历了长期赤字的食品贸易平衡。

“因此,目前试图提高隔夜利率来遏制通胀并非可行的策略。”

“何况银行在整个大流行期间一直在享受暴利,而首席执行员和董事会的薪酬继续上涨。”

经济学家认为,如果隔夜利率再上涨,低收入者可能最终无法偿还贷款而导致违约。(图:欧新社)

拉夏指出,在一些房东也尝试将成本转嫁给租户的情况下,这导致租赁市场也可能受到影响。

“由于供需状况因地点和房屋性质如廉价屋、中价屋、高成本房屋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因此在吉隆坡、新山、乔治市和八打灵再也等高度城市化的城市的廉价屋的租金可能会继续增。”

业主因而负担沉重

一些业主向《透视大马》说,隔夜利率上调50点影响了他们的财务状况,因为他们还必须应对更高的生活费。

苏利亚莫迪(32 岁)是一名销售主管,他直言感受利息上涨的压力。

“通货膨胀让食品和商品价格上涨,现在随着隔夜利率的上涨,我感受了压力。”

“我确实理解这一比率与大流行之前有些相似,但当时我们没有通货膨胀。”

“现在,一切都真的上升了。即使加薪,感觉也没什么。”

莫迪目前已婚,并没有孩子,他购买40万令吉的房屋是借贷了35 年的贷款,他的每月供期从曾经的1674令吉到今天的1819令吉。

“如果它(隔夜利率)再次上涨,对我来说肯定会很艰难。我可能需要找第二份收入,我实际上也在考虑了。”

一些业主向《透视大马》说,隔夜利率上调50点影响了他们的财务状况,因为他们还必须应对更高的生活费。(档案照:透视大马)

33岁的女商人莎苏拉蒂说,她不仅要支付更多的利息,还得应付跟着上涨的学费。

住在莎阿南的三个孩子的母亲说:“这担子很重。”

“我别无选择,只能努力找钱来支付我所有的账单和债务。”

“我被逼加班,这很累,但如果我想赚更多的钱,我必须从事lalamove这样的外卖工作来储蓄足够的钱。”

莎苏拉蒂以40万令吉买下她的房子,房贷供期为 35 年。她过去每月支付1820令吉,现在已涨至1920令吉。

与此同时,28 岁的倪卡伦( Karen Ngeh译音) 与朋友共同购置了一套价值88万令吉的公寓,由于她与朋友分摊,因此没有真正感受到加息的影响。

她说:“我们过去支付2867令吉,现在我们得付2968 令吉。”

“这次调升没有影响到我,因为这是我与朋友共同购买的房产。”

国家银行在5月份期间将隔夜利率上调25个点至2%,接着在7月又将隔夜利率调涨25个点至2.25%。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隔夜利率累计下降125个基点至1.75% 的历史低点,以支持经济。

与此同时,由于受到食品和非酒精饮料 (6.1%)、交通 (5.4%) 以及餐厅和酒店 (5%) 的推动,6 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为 3.4%。

财政部第二副部长哈菲兹慕沙在国会说,隔夜政策利率调涨50个基点,并不会对贷款者构成显著的影响。

他说,这仅会对35年30万令吉的房贷还款额,每月增加85令吉,而35年50万令吉的房贷,每月的额外还款为142令吉。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