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会皂白不分


透视大马

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频频在下议院爆粗,已经引起希盟女议员的不满。(档案照:透视大马)

行动党峇都交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日前与国会下议院副议长莫哈末拉昔争执后,相信前者已预料到自己就会遭驱逐的时刻。

上週三,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在国会“口出狂言”与“爆粗”,指责行动党妇女“行为不检”一事向副议长提出抗议,惟副议长以“无记录”为由,令达祖丁不受对付,这也令卡斯杜丽不满,继而与副议长发生争论,最终反遭驱逐出议会厅。

作为一名立法者,相信卡斯杜丽应该清楚知道,无论是其同僚,尤其是男性国会议员使用多麽粗俗的语言,只要有关对话没有记录在案,那就不当一回事。

换句话说,卡斯杜丽遭赶出议会厅,就如达祖丁说出已经删除的“粗口”一样。

事实上,副议长将卡斯杜丽赶出议会厅后,就不必再听到那些所谓的脏话。也正如俗话所说,眼不见为淨。

再说,如果这两名政治立场对立的立法议员如两辆失控的火车相撞,那议会的庄严就会受到严重的破坏。

众所周知,主持这个庄严的议会者(议长和副议长)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其尊严和完整性,以免被立法者的任何行为所玷污,而这些行为只能被视为不民主和不公正。

相信,如果两位好斗的议员选择和好,或有望进一步提高我国议会水准。(也许在和解后还可以一起去吃榴梿)。

此外,在一个男性主导的世界里,女性,尤其国会议员,应该预计到其他男性同行这种任性行为。再者,男人天生就有霸气,副议长也肯定知道这一点。

这也说明,为何达祖丁没有因为有关言论而受到严厉惩罚。

实际上,达祖丁将自己的声誉置放在危险水平之中,他试图向其他立法者证明在现实生活中如何发生性骚扰,以及反性骚扰法令确实是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

所以达祖丁只是在履行一个立法者的职责,只是他不需要以如此粗俗方式表达自己言论,其低俗言论正损坏了自己的形象。

这场争吵只表明了,议会上任何辩论需要以更文明的方式进行,而相信达祖丁也需要掌握沟通技巧。

有关事件也彻底消灭了民众希望大马国会是人民代议士能民争取利益,以及民主进程的神圣地方。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