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来文化节中寻求多样性


透视大马

雪州政府举办盆舞节,引起伊斯兰党的不满,不要求穆斯林不要出席。(档案照:透视大马)

据报道,民间社会团体伊斯兰捍卫者协会(Pembela)强调,即将在7月30日主办的马来文明日并非是对日本盆舞节的下意识反应。

不过,这项活动倒是在其领导人阿米努丁雅哈亚对许多马来人参与日本文化活动表示惊讶后的不久就宣布了,让人不禁怀疑该团体及相关人士是要透过马来节来对日本文化节的成功一较高低。

马来人出席日本盆舞节的活动被视为公然蔑视伊党和其他马来穆斯林社区成员不要参加盆舞节的警告,他们宣称该节日与伊斯兰信仰背道而驰。

更糟糕的是,该日本节吸引了约5万人的到来,踊跃积极的参与舞蹈,这对捍卫伊斯兰教和马来种族的人中形成了围攻心态。

这些反对者想知道,为什么外国文化会对当地人,尤其是马来人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这种对外国“文化侵犯”或接触的恐惧似乎驱使伊斯兰捍卫者协会和同道中人主办了马来文明日,这与多元文化马来西亚的概念不相符。

如果排外主义和狭隘主义对马来活动发起人的思想产生了巨大影响,那将是不幸的,因为这些因素不应成为马来节在日本盆舞节成功主办后的驱动力。

反之,马来节的倡导者应该具有自信和开明的心态,让这些活动可以让马来人、非马来人和外国人共同参与,因为防御心态反而适得其反。

换言之,马来文明日不该纯粹是“马来人的事”,正如盆舞节并非单是为了日本人的欢愉,它应该本着接受文化多样性的精神举行—在马来西亚的家让所有人同欢共庆。

马来活动的主办单位可以自由展示他们引以为傲的马来文化和传统,例如马来传统头巾、马来匕首和一些马来舞蹈,但相信他们不会抱着鼓吹马来民族主义或仇外的心态来主办活动,尤其是在那些已经有围攻心态以及外来威胁心态的人,无论是想象的还是真实。

除非,你是那种利用日本盆舞节引起的风波,然后透过操纵马来人的活动来达到狭隘目的,尤其是在广泛的社会背景下,一些人近年来频频在发表极端主义的观点及大力鼓吹马来民族主义。

例如,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看马来人观众对最近破票房记录的马来电影《Mat Kilau》的欢迎程度。

鉴于文化是意识形态和政治斗争的区域,社会群体之间可能会发生冲突,这将是对另一个群体的价值观、信仰和实践的持久斗争。

任何试图凌驾于其他文化和价值观之上的行为,会对我们的多元化社会以及当今政府所倡导的 “大马一家”概念造成分裂性影响。

希望所谓的马来文明日不会让那些接受多样性文化以及欣赏文明真正意义的人失望。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