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外劳批准率低 雇主要政府“醒醒吧”救企业复苏


邱玉珊

各行业雇主齐声呼吁政府先批准雇主提出的外劳申请,帮助国家搞好经济,才来致力提升员工福利。(档案照:透视大马)

过去两年以来,各领域面对人力荒,随着政府宣布开放申请外籍劳工以来,雇主就提交47万5678份申请,但是在过去2个月内政府仅批准制造业和种植业的2605项申请,批准约等于0.55%,使得雇主不禁向政府喊话“醒醒吧”!

随着政府批准外劳申请不足1%,这令企业人手短缺问题迫在眉睫,要复苏生意的努力也会付诸流水,各行业雇主齐声呼吁政府先批准雇主提出的外劳申请,帮助国家搞好经济,才来致力提升员工福利。

土著零售商协会主席阿米尔阿里表明,政府批准率如此低而且进展缓慢,雇主是百思不得其解。

“在过去2年,各领域的雇主都向政府要求开放申请外劳,事实上,所有领域都缺少30%至40%的人手,雇主提交逾40万份的申请后,批准率却如此低,为什么?我们不明白政府要什么?为何延迟这么久?”

他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坦言道:“提高最低薪金至1500令吉不能解决人民的问题,因为本地人是在挑工作,而不是薪水。”

阿米尔阿里也是迈汀(Mydin)集团董事经理,他以其集团为例,他说,办公室职员愿意领取1500令吉,而且是没有空缺,反观超市收银员和货仓就有超过50%的空缺。

“但本地人只挑选自己想要的工作,所以政府不可以强迫雇主去聘请本地人,我们总不能牛不喝水强按头,这是政府的责任。”

阿米尔阿里指出,政府批准率如此低而且进展缓慢,雇主是百思不得其解。(档案照:透视大马)

“如果政府真的想要解决人民面对的问题,想要人民开心,要国家繁荣进步,第一,就尽快批准外劳给餐饮业、种植业和其他领域,以便雇主可以做生意以及生存。”

“其二,政府必须确保创造本地人愿意工作的领域,我们也不想高失业率。”

“政府醒醒吧,我们都已经提出申请(外劳),可是没人获得批准?为何要这么长时间?我们不明白,政府似乎不打算澄清。”

阿米尔阿里指出,若在疫情期间,政府说引进外劳必须承担隔离和筛检费用,如今开放边境,外国人入境只需要完成筛检无需隔离,所以政府还在等什么?

他建议政府可以先允许雇主重新申请签证届满回国的外劳,以便熟练的外劳可以再次回来。第二,各个领域向政府提出的申请人数,政府没有理由减少。

“例如,我要申请2名女佣,政府不可以减少剩下1人,雇主是要承担费用和支付薪水,并不是免费劳工,我又不是要求10名女佣,我也没有能力承担。”

女佣雇主协会建议,可制定帮佣兼职机制。(档案照:透视大马)

建筑工地互相借人开工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霹雳州分会主席邱文传受询时指出,建筑业面对外劳短缺问题并不是一朝一夕,是长期的问题,加上疫情期间建筑材料价格暴涨,政府鼓励发展商兴建可负担房屋,可是不开放建筑业引进足够的外劳。

他指出,引进新外劳并不能马上投入工作,必须进行培训,例如刷油漆和砌筑砖等,都需要先培训。

“政府要控制房屋价格,鼓励发展商兴建可负担房屋,建筑材料上涨,如果发展商延迟交付屋子,又会被屋主投诉索赔。”

他直言,政府要求申请新外劳必须满足兴建员工集中宿舍(CLQ)的条件,而且宿舍条件苛刻,地方政府的规定又不一样,小型的发展商难以在建筑工地或附近兴建员工宿舍。

邱文传建议政府在节骨眼上,各行各业正在复苏期间,应该先宽限2年,待疫情好转,行业复苏才来提升所有政府提出的员工福利。

“发展商和承包商愿意遵守政府的规定以及关注人权问题,不过政府也要体恤我们的苦处。”

邱文传指出,建筑业面对外劳短缺问题并不是一朝一夕,是长期的问题。(图:透视大马)

“建筑工地标准不一,一会儿职业安全与卫生局(DOSH)来查封工地,一会儿工程局来审查,或地方政府执法机构,每一个单位标准不一样,罚款5万令吉到10万令吉不等,试问如何吃得消?”

他无奈道出发展商和承包商的难处,发展商打广告心房屋交付日期已定,因为疫情和人手不足关系以及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规定工程完成期限等,延迟交付是必须面对赔偿。而且,房价不能过高。

“我们现在以现有的人手来工作,不够外劳或人手就到处去借人,高薪聘请。”

“建筑业和棕油业不一样,棕油价格大好可赚钱,可负担每日200令吉的薪水,我们没有人手下,已经从之前的120令吉提高到160令吉。”

家具业吁政府先拯救企业

马来西亚家具总会总会长邱曜仲受询时坦言,即使家具业者投放资金兴建员工宿舍,申请外劳的审批过程仍缓慢,导致业者因长期的人手不足,继而不敢承接新订单,或新订单完成交付周期从原来2个月至3个月,被迫延长半年至一年。

邱曜仲坦言,即使家具业者投放资金兴建员工宿舍,申请外劳的审批过程仍缓慢,导致业者因长期的人手不足。(图:透视大马)

“由于交付周期被迫延长,一些等不及的顾客唯有找其他国家的家具业者替代,让我们白白流失订单。我们在过去2年一直呼吁政府批准申请新外劳,虽在去年就盼到政府宣布开放申请,唯至今年 4 月,还未有消息。”

他无奈地说:“大型的家具厂仍可以苦苦支撑,一些小型的业者若在下半年再解决不到人手短缺的问题,最坏的打算就是关厂。试问政府这是要把企业逼到绝境吗?我们不是没有订单,而是不够人手;员工招聘广告都刊登一年有余,还是没人来应征。原来的外劳回乡后就无法再回来,以目前仅有的人手无法赶制更多新订单。”

他以本身的家具工厂人手为例,疫情前已有的约 200 名外劳,如今剩下不足40人,新订单交付周期必须拖到半年至一年。

自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自2022年2月15日开放聘请外劳申请迄今,总共解惑31万3014项申请。其中19万3346项申请来自制造业;3万6950项来自种植业;4万8119项来自服务业;2万7331项来自建筑业等。

沙拉瓦南指出,部分申请已陆续获批。但也有雇主因呈交的文件不完整而在面试环节不过关,包括未呈雇员公积金结单和工人住宿及设施不符合最低标准。(档案照:透视大马)

人力资源部部长沙拉瓦南指出,部分申请已陆续获批。但也有雇主因呈交的文件不完整而在面试环节不过关,包括未呈雇员公积金结单和工人住宿及设施不符合最低标准。

邱总会长直言,虽然政府开放申请外劳的其中一项条件是必须符合法令446,而其中的一个替代方案就是兴建员工集中宿舍(CLQ)。申请兴建 CLQ准证则需人力资源部官员审视和批核;由于审批时间过长,而线上新外劳的申请也一直迟迟没有下文,无形中拖慢了整个过程。

“我们同意照顾员工的福利,但经历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必须以拯救企业为主。所有的新规格可逐步落实,而非在此时再制定苛刻条件。不要忘记,疫情间各个企业已面临的运输、集装箱和原材料上涨等难题,如今再苛求措施,岂不是把企业逼到频死边缘。”

他同意政府所倡导工业4.0计划,但家具业目前的现状仍未达到工业4.0的要求。家具业更需要按部就班的部署,而不是在仓促下迫切转型。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