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选结果反映领导力 安华被指吸引力消退力不从心


透视大马

安华连续领军的三场州选都连连败北,被指选民已经不再认同希盟的那一套。(档案照:透视大马)

政治分析员说,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的吸引力正在减弱,现在是该联盟栽培新接班人的时候。

他们向《透视大马》说,安华连续领军的三场州选都连连败北,显示选民已经不再认同希盟的那一套。

希盟内部的分裂也显示安华没有团结各方的能力。

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詹运豪说,领导人可以犯错,但安华搞砸了一切。

“他(安华)领导反对党迎战三场州选却一败涂地。”

“公正党必须反躬自省,仔细考虑是否希望安华带领他们参加下届大选。”

“如果希盟选择安华作为他们的领导人和下届大选的首相人选,希盟肯定吃败战。”

在去年11月的马六甲州选举中,希盟也经过多次讨论才确定了上阵的标志为希盟旗帜,但在28席中只赢获5席,国阵则夺下21个席位,国盟则获得2席。

在第14届大选中,希盟在马六甲赢得15席,而国阵则赢得13席。

一个月后,这名公正党主席再次领军面对砂拉越州选,这一次竞选的28席完全败北。

竞选24席的行动党只赢了两席,而同样竞选28席的国家诚信党和公正党一样捧蛋而归。

这与它在2018年大选中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希盟取下10个国会议席、行动党和公正党各有7 席和3席。

在马六甲州选遭重击的安华决定在柔州州选采用公正党的党标志上阵,但盟党—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则沿用希盟标志。

至于刚刚落幕的柔佛州选,公正党与胜利擦身而过,在竞选的20席中只夺下一席,行动党赢了10席,诚信党也只赢了一席。

政治分析员说,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的吸引力正在减弱,现在是该联盟栽培新接班人的时候。(档案照:透视大马)

詹运豪说,党安华决定使用公正党标志时,就释放了反对党不团结的信号。

“当他决定让公正党在柔佛州选采用自己的标志时就是重大错误,因为你发出了希盟不团结的讯息。”

“选民不会喜欢不团结的反对党,这是常识,你不能声称自己是反对党联盟的领导人,但却不想使用联盟的标志。

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的东姑莫哈尔( Tunku Mohar Tunku Mohd Mokhtar) 也指出,公正党似乎与其他反对党展开截然不同的运动。

“他似乎在联盟中失去了一些尊重,更具体来说,在他决定让前巫统领袖成为马六甲的希盟候选人已经在柔佛州选使用公正党的标志引起了盟党的不满。”

“公正党似乎与行动党及诚信党在展开不同的竞选运动。”

改革不再引起共鸣

独立民调机构巧思中心执行主任希索慕丁说,安华和希盟需要摆脱陈旧的“改革”议程。

“改革是陈旧的事情,它需要与时并进。”

“年轻一代不是理解‘改革’时代的人,他们不是在 1998 年期间,安华被赶出政府时示威的人。”

“了解这一点很重要,这样安华才能吸引他们的兴趣并投票给希盟。”

东姑莫哈尔续说,生计才是今天选民最重要的问题,而不是“改革”

“他的‘改革’叙述似乎已成为过去,在生计更重要的时刻缺乏相关性。”

在柔佛州选中,公正党再次与胜利擦身而过,在竞选的20席中只夺下一席,行动党赢了10席,诚信党也只赢了一席。(档案照:透视大马)

希索慕丁也将已被定罪的前首相纳吉及安华比较,尤其是他们与选民交流的方式上。

他说,安华喜欢使用过时的谈话方式,而纳吉则利用社交媒体的力量将他从“零转为英雄”。

“为了保持相关性,他的沟通方式必须与人们使用的语言相似。”

“看看纳吉,他以简单的语言来反映困扰人民的问题,他甚至为自己建立了一个新的叙述,远离所有的消极情绪。”

“安华的沟通技巧有限,他使用了许多人不使用的行话。”

退休时间已到

虽然三位分析员皆异口同声像安华等老一派领导人是时候引退,但他们也承认权力的诱惑是难以抗拒。

“现在绝对是领导人退休的时候了。但问题是,马来西亚政治领袖因为政党的结构而可以留任多年。”

“即使他们退休了,他们也想影响党,这是一种糟糕的政治文化,一旦你掌权了,你就不愿意自愿下台,这不仅是反对党,政府领导人也一样。”

东姑莫哈尔也同意,公正党没有接班人的计划也让事情更棘手。

“公正党的问题在于没有明确的接班人计划。”

“目前还没有领导人可以接替公正党的领导权,对于行动党来说,陆兆福很潜质。”

希索慕丁也说,同时间让所有资深领导人同时下台是不切实际。

“仍然需要他们的领导,只是旧领导层需要开辟一条新道路,在保持相关性之余也继续领导各自的政党。”

他说,现在并不是没有人在旧领导人的影子下,而是完全没有新的领导人在等待接班。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