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名孩子遭单方面改教 罗秀凤将上庭挑战


罗秀凤将上庭挑战3名孩子被单方面改教的决定。(图:截取脸书)

早前发现3名孩子被改教的单亲妈妈罗秀凤,将通过司法程序挑战其三个孩子被单方面改教的决定。

罗秀凤的代表律师山舍星指出,虽然有人呼吁保留孩子们的伊斯兰信仰,但事实仍然是,他们在没有得到母亲同意的情况下被改教。

他接受《今日自由大马》访问时说,联邦宪法阐明,孩子的宗教须由孩子的父母双方决定,而不是由孩子或其他第三方的意愿来决定。

他说,如果他们被改教没有被取消,尤其是在他们成年后在国家登记局存有登记,以及如果孩子们在长大后决定和非穆斯林结婚,将会有更多的问题。

他指出,他已于周三发律师信给3个州属的改教注册官(pendaftar muallaf),询问孩子们改教情况,惟至今尚未得到回复。

他说,他们有一周的时间回复。

他补充说,如果州改教注册官回复说,孩子不在他们的皈依者的登记册上,那么司法审查将被取消。

“否则,无论有没有得到回复,我们都会入禀法庭。我们将要求法庭喻令,强制他们取消改教证书,如果一开始就有这份证书。”

此外,山舍星也解释,罗秀凤向吉隆坡高庭提出人身保护令的申请,是为了能让她找回孩子。

他说,人身保护令的申请不仅允许法庭调查执法机构的非法拘留,还包括私人,特别是当他们的自由受到威胁时。

“这不是监护权之争。3名孩子已被带走,当高庭命令警方找回孩子并交回给他们的母亲时,警方几乎没有给予合作。”

“根据刑事法典,人身保护令将允许孩子出庭,如果我们的申请被允许,我的委托人将能得回她的孩子。”

他续说,虽然有人声称孩子们不想和他们的母亲住在一起,但他说这并不重要。

“如果你的孩子想住在邻居家,而你的邻居说‘你的孩子不喜欢你’,这是否意味着孩子现在就属于邻居的了?”

他认为,根据法律,孩子们还未成年,不能自己决定要住在哪。

35岁的罗秀凤是一名华印混血妇女,三年前因家暴与丈夫离婚,孩子却被丈夫带走,导致她与孩子失去联系。

三年来,她一直在寻找三个孩子的下落,吉隆坡高庭后来在2021年将监护权判给罗秀凤,直到最近她才获悉前夫因为涉毒而在服刑,至于三个孩子则在玻璃市宗教机构。

一个希达亚(Hidayah)基金会在未经罗秀凤的同意下,将孩子们带到了宗教机构,并让他们皈依了伊斯兰教。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