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进口价飙高20年来最贵 农民叹非一日之寒


邱玉珊

商家指出,消费人协会应该明白,蔬菜价格是自由浮动,受天气和人力资源影响。(档案照:透视大马)

连日来,全国人民关注的是蔬菜价格暴涨200%,不仅是消费者“菜篮子”有点沉重,蔬菜批发商的感受亦一样,来货价格高,特别是进口蔬菜近20年来最贵。

《透视大马》访问本地菜农和批发商,每个人感受一样,就是进口蔬菜贵,涨幅超过100%也有,如槟城消费人协会(CAP)投诉的情况一样,不过,仅限于进口蔬菜,本地蔬菜一如往常,年底因雨季产量少加上稍微调涨,唯涨价幅度属合理,只要过了雨季,蔬菜价格会降低。

吉隆坡蔬菜批发商公会会长黄敬发受询时说,他从事蔬菜批发20多年,还是第一次感觉进口蔬菜有史以来最贵的一次。

根据消费人协会日前公布的蔬菜类中,花椰菜从7令吉到16令吉,西兰花菜从8令吉涨到20令吉,红辣椒从13令吉涨至19令吉,以及青辣椒从10令吉涨至14令吉。

黄敬发坦言,这些蔬菜近年从中国进口,过去一个月,西兰花的批发价上涨到买公斤13令吉至14令吉,零售价肯定随着运费和人工费用提高,因此西兰花卖20令吉是有可能。

他说,不只是马来西亚年底季候风会有水灾,中国一年四季,夏季蔬菜上市基本结束,秋冬蔬菜少量上市,再加上今年降温快,雨水多,部分中国产区蔬菜生长缓慢,部分地区蔬菜被雨水淹后减产,市场供应量减少,造成菜价明显上涨。

如果金马仑的蔬菜种植受到影响,将会影响市场的价格。(档案照:透视大马)

“中国减少出口蔬菜,至少40%,澳洲进口的西兰花一直以来都是高价,澳洲西芹价格也上涨,因为运输的成本高;泰国也受到雨季影响,每年11月至12月的蔬菜价格也会上涨。”

他解释,菜贩从批发商买了10公斤的蔬菜,回去后要把坏的叶子丢弃,实际可以卖给消费者的菜剩下8公斤,加上连日来雨天,蔬菜存放期缩短,批发买回来的蔬菜经过整理丢弃坏的叶子,切掉不漂亮的枝叶,可能实际售卖的蔬菜剩下6公斤。

“这中间丢弃的蔬菜是菜贩承担,蔬菜并非是5令吉买来就6令吉卖出去,要考虑存放期,是否卖的出去,蔬菜也不是罐头,不可以存放太久。”

黄敬发认为,消费人协会不明白,蔬菜价格是自由浮动,受天气和人力资源影响,加上今年疫情关系,全球的人力短缺、运输费高涨、菜农使用的农药和肥料上涨超过100%,目前,金马仑还可以供应本地蔬菜,若金马仑面对的人工短缺和土地问题不解决,蔬菜价格会更贵。

“去年雨季比今年厉害,可是今年外劳严重短缺和肥料价格上涨严重。”

商家指出,蔬菜价格上涨不是今年菜发生,是常年累积问题所致。(档案照:透视大马)

菜价高被攻击农民辛酸无人知

金马仑菜农公会署理主席刘永顺强调,西兰菜95%是进口,花椰菜和包菜有80%也是进口蔬菜,辣椒同样是进口蔬菜,本地蔬菜中,四季豆价格高主要是人手不足所导致,因为四季豆急需要大量人力去种植,随着金马仑天气近来恶劣,影响蔬菜开花不结果。

他坦言,蔬菜价格上涨不是今年菜发生,是常年累积问题所致,今年疫情关系,外劳已有2年禁止菜农申请,在人手严重短缺少,蔬菜产量自然少,今年加上肥料价格飙涨。

刘永顺在金马仑耕种多年,他感到无奈,蔬菜价格下降时,农民面对亏损没人理解辛酸,只是一次的蔬菜价格涨高成为攻击的对象。

“对我们来说很不公平,许多人不知道种植蔬菜的过程,看到价格上涨就攻击农民和批发商,消费者协会知道肥料、农药价格涨价吗?这是国际的问题,不是农民导致。”

“消费者协会要对农民公平,农民出售蔬菜给批发商,之后卖给菜贩,一层一层的运输和人工也是包含在蔬菜价格中。所以,有人质疑为何在吉隆坡的蔬菜会比其他乡区的便宜,因为运输和人力的成本加在一起就会贵。”

目前,金马仑还可以供应本地蔬菜,若金马仑面对的人工短缺和土地问题不解决,蔬菜价格会更贵。(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无奈的说,种植蔬菜不是100%有收成,农民投入的成本,收成不佳也会影响蔬菜的品质,自然价格卖不好。

刘永顺强调,进口蔬菜昂贵就选择其他蔬菜,金马仑耕种的蔬菜有几十种类,例如生菜、红苋菜、菠菜和茼蒿等,农业局应该教导消费者多摄取其他蔬菜类,而不仅局限在菜心和西兰花。

提醒农业部5注意点却不了了之

金马仑菜农公会秘书蔡依锰受询时说,去年推介的全国粮食安全议程后,菜农公会与农业部的一场会议就曾经提出5点迫切关注的事项,第一是农耕地不足、第二人手短缺、第三生产成本、第四、全球性气候转变,以及第五竞争。

他解释,农业人手短缺的问题不是去年才面对,多年来一直提呈信函给政府部门,可是诸多藉口推搪给不同的机构,导致无法解决至今年所有问题爆发,疫情期间,菜农总会提醒农业部全球性产生供应不足会影响我国的粮食供应,无奈,当时的官员表明本地短缺的蔬菜就从国外进口。

过去一个月,西兰花的批发价上涨到买公斤13令吉至14令吉,零售价肯定随着运费和人工费用提高。(档案照:透视大马)

“现在一切都应验了吧?不只是马来西亚,全球面对粮食供应链问题,肥料价格上涨,全球运输成本高以及人力短缺。”

“金马仑一直以来面对农耕地不足的问题,这里产出的蔬菜仅可以供应全国三分之一的蔬菜,土地不开放,外劳短缺,面对外国竞争,难道一直靠外国进口?现在疫情爆发,中国、印尼和泰国减少出口,蔬菜昂贵肯定引起消费者怨声载道。”

“农民只能求政府,看有什么方案可以帮助,足足等待一个月,什么方案都没有。有多少部长和政治人物知道我们的苦,农业面对的困境越来越严重。”

询及进口蔬菜西兰花和椰菜花金马仑是否有种植,蔡依锰坦言,金马仑有种植,唯品质不足于出售,仅供应金马仑游客;四季豆在金马仑的价格每公斤12令吉,因为需要人力成本高,一直以来都比较贵。

不过,他指出,小白菜(或称奶白菜)被指涨幅从3令吉至9令吉,可能是危言耸听,因为本地供应充足。

本地蔬菜一如往常,年底因雨季产量少加上稍微调涨,唯涨价幅度属合理,只要过了雨季,蔬菜价格会降低。(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强调,蔬菜价格上涨是短暂,雨季过了,产量提高价格会下降,唯人力问题不解决,蔬菜产量少的问题就不能解决。

马来西亚菜农总会会长林仕伟说,不仅是金马仑高原的蔬菜产量减少,雨季和外劳短缺的问题影响平原的蔬菜产量。

“农民都是亏着钱在耕种,现在外劳短缺,请的工人薪水涨,不够工人就减少种植,蔬菜货源少自然价格会上涨。”

“我的菜园,在气候好的时候每天可以收割18箩至20箩的蔬菜,现在这个月以来,每天收割8箩至9箩的蔬菜,肥料每个月都在涨价,我们收成赶不上涨幅。”

他坦言,如果要解决蔬菜产量的问题,应尽快解决人手短缺的问题。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