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涉嫌性骚扰滥用公款 NGO促彻查而非调职了事


透视大马

多个民间社会组织要求被指性骚扰和滥用公款的沙巴野生动物局高官,必须接受调查而非调职来平息事件。

他们认为,革除该高官的拯救野生动物单位(WRU)职务并不足够,因为他仍然受雇于该局并握有权力。

沙巴平等、尊重与信任组织(SERATA)发言人莎比丽娜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革除他的拯救野生动物单位职务听起来不错,可是我们却不清楚他们到底还会继续怎么做。”

共有31个民间社会组织和289人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彻查该高官。

沙州旅遊、文化及环境部长杰菲里说,当局已经对该名为森提维尔纳登的拯救野生动物单位经理采取行动,该男子在19日于脸书形容三名女职员为“婊子”,在引起舆论后他删除帖文。

在贴文发布的同一天,该单位前职员卡罗琳娜在脸书发布一封志期2019年7月,她致函给沙巴野生动物局总监奥古斯汀的信函,该信函列出纳登的不当行为。

在她曝光事件后,奥古斯丁接受《婆罗邮报》访问时说,纳登已经从拯救野生动物单位被撤职,不过仍是野生动物局助理总监。

莎比丽娜认为,尽管纳登已经不在拯救野生动物单位,但还是隶属野生动物局,职权没有被完全剔除。

“权力不平衡也是另外一个导致整起案件被长期忽视的原因。”

改革平台沙巴分会社会组织发言人雪琳说,这些指控以及当局的态度表明,有必要马上在国会提呈反性骚扰法案。

“性骚扰问题不局限于拯救野生动物单位,在其它不同组织还有许多人分享过职场上发生的不尊重他人事件。”

她相信,反性骚扰法案的存在让这些人不可轻易开脱。

妇女行动协会在过去20年来积极推动反性骚扰法案。

我国目前唯一承认的反性骚扰被列在劳工法令下,这是一个关于职场性骚扰的条文。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部长丽娜哈仑说,反性骚扰法案会已在草拟中预计今年于国会提呈。

莎比丽娜和雪琳都认为,砂拉越妇女在设计性别歧视和强奸笑话时表现得无动于衷。

“很多沙巴女性还洋洋得意,他们对强奸笑话嗤之以鼻,我们不能完全怪罪他们,这是他们成长的方式,还需要对这个群体进行长期教育。”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