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伟荣专栏】谁在炒作Timah威士忌课题?


丘伟荣

Timah威士忌争议不是独立个案,它只是各穆斯林党团和宗教司竞相“捍卫伊斯兰”的其中一个课题。(图:截取脸书)

不少人在Timah威士忌课题上大骂伊斯兰党,指该党炒作和政治化议题; 其实率先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玩弄这课题的是希盟马来领袖和支持者,特别是诚信党的。

诚信党喉舌和官方脸书平台率先“恭喜”Timah国产威士忌的推介,然后质问曾经高喊禁酒禁赌的伊党为何“静静”;接着,该党部分支持者在脸书专页和贴文不断地酸伊党。

虽然一些诚信党领袖辩称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揭发伊党的虚伪面目和抨击伊党的威信,但他们的做法仿佛就是在督促伊党、提醒伊党不要忘了“捍卫伊斯兰”。

果然,经过诚信党和部分公正党支持者不断的抨击后,伊党领袖开始纷纷回应此课题,一些穆斯林非政府组织和传教师也加入批评的行列,Timah威士忌就这样成为了媒体竞相报道的课题。

Timah威士忌争议不是独立个案,它只是各穆斯林党团和宗教司竞相“捍卫伊斯兰”的其中一个课题。在这之前,自从希盟垮台后,诚信党支持者就已经不断地质问伊党,为何执政后没有马上通过伊斯兰刑事法修正案、没有禁酒、没有关闭赌场、没有关闭华小、没有严厉对付性少数群体等等。

伊党和诚信党都是伊斯兰主义政党,他们可能在策略上有别,但在一些议题上看法都是相对保守的,因此他们不担心他们的酸言酸语会让社会氛围更加保守化、会让族群关系更加分化;他们只在乎争取马来穆斯林选票。他们彼此之间虽然相互竞争,但都有共同的议程,都是希望社会更加伊斯兰化。

根据我的观察,这次率先炒作Timah威士忌的不是被视为更加保守的伊党和穆斯林联合会,而是被视为相对温和以及亲希盟的穆斯林党团。其中,伊斯兰青年运动主席费沙就酸“马来穆斯林团结政府”竟然允许威士忌酒厂营业。

亲希盟的槟州宗教司万沙林则指Timah威士忌混淆和冒犯穆斯林,因此应该更换名字。随后,现在对希盟不友善的玻璃市宗教司和其它反希盟的伊斯兰组织领袖也加入声讨该威士忌的行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众多伊斯兰党团领袖的回应当中,伊党署理主席端伊布拉欣的言论相对可取,他直指锡米就是一种矿物的名称,所以以它命名威士忌没有什么不妥。不过,该党的青年团和宗教学者理事会一些领袖的看法就更为激进,有则甚至要求政府关闭威士忌厂。

让人失望的是,被一些非穆斯林视为“开明派”的诚信党两位副主席马夫兹和慕加希也认定Timah威士忌冒犯穆斯林感受,因此厂家应该换名。

慕加希还倡议政府制定酒精政策,以免类似不尊重伊斯兰的事件再次发生。(档案照:透视大马)

慕加希还倡议政府制定酒精政策,以免类似不尊重伊斯兰的事件再次发生。诚信党通讯主任卡立沙末则批评伊党玩弄此课题捞取政治资本,但是他其实是在自打嘴巴,因为率先炒作此课题的就是诚信党的宣传机器和支持者。

从博彩开采次数到关闭赌场、从伊斯兰刑事修正案到诺莎嘉事件,从独中拨款到Timah威士忌等等,各大穆斯林党团和领袖一唱一和“捍卫伊斯兰”,竞相揭发被视为“不尊重伊斯兰”的行为,要求政府对付“冒犯穆斯林”的做法。

这些举动不但影响非穆斯林和相对自由派马来人的权益,也转移媒体和民众对更重要课题的关注,并会分化多元社会和加剧族群之间的不信任。
 
况且,诚信党一再炒作身份课题来抨击伊党,只会逼使原本在执政后要走温和路线的伊党变得更加“激进”,继续扮演它“捍卫伊斯兰”的角色,最终诚信党很难会拉到伊党支持者的选票,反而可能会让原本对该党寄予厚望的非穆斯林选民大失所望,结果是两头不到岸。

如果诚信党领袖和支持者继续沉迷在调侃伊党的所谓政治策略中,该党可能就是正在自我毁灭中。

* 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大马与国际研究所研究员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