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脱贫唯一途径 保佛议员称接受全面教育


透视大马

疫情不仅影响半岛人民的贫穷水平,沙巴和砂拉越的内陆也首当其冲。(档案照:透视大马)

土著团结党沙巴保佛(Beaufort)国会议员阿兹莎认为,全面教育是唯一可以让乡村地区,脱离贫穷的唯一途径。

她说,特别是受到新冠疫情严重打击的沙巴和砂拉越。

她指出,疫情不仅影响半岛人民的贫穷水平,沙巴和砂拉越的内陆也首当其冲。

“消除贫困的唯一途径是通过教育。新冠疫情是前所未有的,我们必须采取新的方案。”

“我们(政府)需要对受影响的地区和他们需要什么,做出具体的研究。”

阿兹莎参与由马来西亚前景研究院(Masa)主办,主题为“迈向国家复苏和下个阶段:2025年前消除贫穷核心”的线上座谈会时,这么说。

期间,阿兹莎引述大马第12计划指出,八个最贫困的县都在沙巴。

“因为这两个州属的体积关系,他们面对交通不便、没有道路等问题。”

“若果没有管道的话,很难以协助当地居民,一些地区没有道路,一些则需要使用船只,如古达(Kudat)般,耗时两个小时。”

“因此,便利性很重要,我们需要探讨如何消除自独立以来,便存在的贫穷问题。”

阿兹莎认为,教育在协助当地居民贫穷上,扮演者重要的角色。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