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政府出台漂白计划后续措施 商会盼有效解非法外劳难题


苏正义

商会建议拟定严厉惩罚,让外劳对于出逃和跳槽心生警惕,不要只是惩罚雇主,否则很难解决雇主面对的问题。(档案照:透视大马)

我国外劳漂白计划(recalibration)从年中开跑至年底,而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如今扬言,明年初开始或将让聘请非法外劳的企业暂停营业一段时间,以示惩罚。

对此,国内商会领袖担心此举会弄巧反拙,导致外资出走到邻近的发展中国家。

此外,商会领袖呼吁应该出台配套措施,确保我国商家能够轻易通过合法管道聘请外劳,然后才对违规商家采取行动,而不是将商家“往死里推”。

邱曜仲:须拟好相应措施避免混乱

大马家具总会总会长邱曜仲认为,政府在落实对制造业业者的惩罚机制之前,理应也有适当措施来阻止外劳轻易跳槽,才能一劳永逸断绝非法外劳的问题。

他赞同政府设定非法外劳必须得到将引入国内的雇主同意书才能进行漂白,这样才对引进外劳的首位雇主公平。

他认为,一直以来政府都有国内的外劳进出指纹记录等,因此可以轻易确定其身份,并通过严格的条规来提醒这些外劳不可擅自妄为。

“政府应该严厉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跑到其他公司去了,是无法进行漂白的。”

邱曜仲提出,我国有很多非法外劳,刚入境大马时已经有工作,过后受到其他诱惑跳槽。

一直以来政府都有国内的外劳进出指纹记录等,因此可以轻易确定其身份,并通过严格的条规来提醒这些外劳不可擅自妄为。(档案照:透视大马)

由于,在疫情期间许多工厂都被迫停业,导致外劳出逃到其他可以开工的领域,加剧这方面的问题。

他举例,可能A雇主刚引进这名外劳时提供的薪水为1200令吉,而然B雇主则开出1400令吉的价钱引诱外劳跳槽。

“B雇主可能觉得,反正也不用还人头税、手续费,所以薪水给的高一点也没关系。”

他说,根据制造业者过去的经验,即使A雇主掌握着外劳的护照,对方也并不在乎,因为他们可以轻易前往该国驻大马的领事馆或是大使馆申请新护照。

他认为,应该拟定严厉的惩罚,让外劳对于出逃和跳槽心生警惕,不要只是惩罚雇主,否则很难解决雇主面对的问题。

对于目前的漂白计划,邱曜仲认为,合法化非法外劳是个好事,毕竟这些非法外劳已经在马来西亚生活了。

他坦言,但是政府必须要设定一劳永逸的政策,且严格执行,否则漂白行动就会没完没了。

江华强透露,尽管漂白计划被从年中开始进行至年杪,然而截至九月中旬仍有许多程序并未对外公布。(图取脸书)

他提出,另一方面的适当措施则是需让聘请外劳的程序变得更简易,否则当聘请合法外劳变得困难时,难保有雇主逼于无奈需要出高薪水挖角。因此,他呼吁政府必须要有有一个良好的合法申请管道,确保商家能够通过正规来申请。

江华强:程序细节未公布  商家也茫然

另一方面,大马中小企业公会总会长江华强则透露,尽管漂白计划被从年中开始进行至年杪,然而截至九月中旬仍有许多程序并未对外公布。

“我每次询问部长,怎么做,也不回答,也没说由谁负责……去年初问到现在都没下闻。”

“很多人都来问(我),但是没人知道怎么做。移民局又没开,如果是上网处理该如何做,政府都要解释。”

对于内政部透露指可以从移民局的扣留所中提问,江华强指出,很多商家前去询问,发现没有相应的负责单位。

他说,除了漂白,目前要更新合法外劳的工作准证也有问题,导致许多原先是合法的外劳都变非法的。

他说,目前职缺没有替代的人能填补外劳的工作,导致外劳预期逗留的情况越来越多。

我国有很多非法外劳,刚入境大马时已经有工作,过后受到其他诱惑跳槽。(档案照:透视大马)

对于政府过去一直声称要将工作机会留给本地劳工,江华强呼吁政府将可以填补职缺的人给找出来,好让各行各业的业者能够填补。

“找出来,给这些工厂,政府需要做这些工作,让官员找出来,把名单交给工厂。”

“如果一家工厂缺3万人,就提供3万人,但是没有(做到)啊。”

他说,这些问题会在下一次的国家就业理事会提出,希望找出我国劳力问题短缺的解决方案,以对症下药。

“政府是否有做好相应的培训,如果ABC工厂需要3000人,政府能否立即提供1万人的候选名单供挑选?政府根本做不到!”

他说,如果政府下定决心要把所有外劳赶走,那必须确保能够做到“赶一个(外劳),补一个(本地劳工)” 。

他质问,如果没能做好劳动力的供应,政府又要如何将外劳给赶走?

由于,在疫情期间许多工厂都被迫停业,导致外劳出逃到其他可以开工的领域。(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强调,要让国内外的资本在我国投资,就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否则如果只是严厉打击,却没做好提供劳动力方面的工作,只会让资金外移到邻近的国家如印尼、越南等地,形同是把钱往外赶。

“如果真的要去关工厂,投资者只会外移,不会留下来。会让更多人失业。”

倪可汉:2部门失败以致外劳问题无法解决

另一方面,行动党木威国会议员倪可汉则提及,现任部长并不懂如何解决我国外劳供应问题,反而给出的方案会让问题更为严重。

他形容,部长提出的政策是让问题延续,让漂白变成不可能发生,效率非常低下。

他认为,内政部和人资部的失败是目前我国在外劳问题的主因,两个部门应该有更有能力的领袖来领导。

“要换部长,他们才是问题,而不是关闭工厂。”

倪可汉提及,现任部长并不懂如何解决我国外劳供应问题,反而给出的方案会让问题更为严重。(档案照:透视大马)

倪可汉提出,政府提出的政策有2大不合理条件,即要雇主证明非法外劳是其聘请的员工,并要求雇主每从移民局扣留中心带走一名外劳,就需要付款让另一名外劳返回国家。

“这样谁要请(扣留中心的外劳),还要花数千块去送人回去。”

“整个程序太难,要申请的人,至今都没有成功。”

他强调,目前我国要做的是复苏经济,而所谓的要关闭聘请外劳的工厂其实是在扯后腿(sabotage)。

倪可汉的建议让所有的外劳都被允许漂白,除了有刑事罪案、身体问题的,其他应当自动获得批准。

他提出,或可以允许从外国引进外劳,和其他进入我国的外籍人士一样,要求隔离14天等,相信雇主都愿意承担这方面的费用。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