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留所死亡案巫裔占数最多 家属不张扬以致未获关注


透视大马

涉及马来人在扣留所死亡的案件一般上没有被报导,原因是家人感到羞耻,而选择不张扬家属在监狱死亡。(档案照:透视大马)

消除扣留所中的死亡及虐待(EDICT)人权组织执行董事卡立依斯马夫披露,我国监狱监禁死亡案件有超过50%是巫裔囚犯。

他说,与印裔被扣留期间死亡有所不同,涉及马来人死亡案件一般上没有被报导,原因是家人感到羞耻,而选择不张扬家属在监狱死亡。

“大多数(在押死亡)是马来人,由于家庭因素,通常不会凸显,很难说服他们站出来反对政府,尤其是来自郊区的家庭。”

他告诉《透视大马》,居住在郊区的人有着极大的封建思想,他们认为家人应该受到惩罚。

他坦言,曾经以前法官或宗教领袖去说服他们,也是无济于事。

“例如在吉兰丹有一个案例,犯人是吸毒者,死在监狱,碍于妻子不想张扬让媒体关注,最后选择接受监狱给予的补偿。”

从2013年至2017年,内政部数据限制,有1293人死于监狱羁押。马来人占720人(55.7%)、其次是印度人占178人(13.8%)、外籍人士157人(12.1%)以及其他占23人(1.8%)。

2008年至2018年期间,有132人在拘留所中死亡。其中马来人占53人(37.9%)、印度人占34人(24.3%)、华人有28人(20%)、22名外籍人士(15.7%)以及其他占3人(2.1

截至今年一月至今,有19人在拘留期间死亡,7人是马来人,7人是外籍人士,4名印度人,另一人不详。

最近一次被揭发是印裔罗厘司机威奈亚卡,他是在本月8日,于万津被警方扣押接近一星期后死于警局扣留所内。

威奈亚卡的妻子娜瓦尼塔声称,其丈夫是在9月8日被逮捕,然后在瓜拉冷岳警察总部死亡,初步验尸报告指死因是胃溃疡破裂。

目前,她带着5名孩子不知所措,她坚持丈夫没有生病,而且根据另一名一同拘留的人听到丈夫曾经呼叫求救。

雪兰莪刑事调查组主任聂依扎尼说,已着手调查此事。

卡立依斯马夫指出,根据他们长时间的观察,拘留期间死亡案件的官员与拘留者是来自同一种族,以便可以更好沟通。

“这就像是他们的传统,马来警官会殴打马来拘留者,印裔警官者殴打印裔拘留者,华人也是如此。”

他说,警官监狱内有闭路摄影机,但是殴打拘留者时会避开摄影机。

消除扣留所中的死亡及虐待人权组织呼吁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尽快提呈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法案,同时希望政府可以尽快提呈验尸庭法令(Coroner Act),以管制验尸庭和相关单位的标准作业程序(SOP)。

“虽然政府已起草拟法,唯还在研究阶段。”

他说,总检察署没有履行职务,即使验尸庭指示总检察署起诉案件,依然没有采取行,这就是为了拘留期间死亡案件频频发生的原因。

“当总检察署没有起诉,这些人的行为就更加胆大妄为。”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