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看月薪千元能否活命” 赛沙迪驳斥青年被宠坏


苏正义

赛沙迪形容目前的年轻人买不起房子,甚至要缴纳租金都很困难,更遑论要和银行贷款买房。(档案照:透视大马)

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驳斥“年轻人很好运、无灾无难”说法,更指我国年轻人在疫情期间拿着最低薪金,很难存活下去。

他在参与国会下议院辩论国家元首御词时说,疫情期间我国富人的收入有所增加,反而60万名原属于M40群体的国人则是降至B40群体,而年轻的大学毕业生收入则是暴跌,只拿着1000令吉左右的最低薪金。

“年轻人在疫情期间只拿着最低薪金,介于1000至1500令吉。现实上,如果只是有最低薪金,他们很难活下去。”

“因此当有人说‘年轻大马人生活很好,没有战争,一切都很舒适,你们被宠坏了、你们懒惰’,我感到很反感。”

他挑战任何指年轻人生活过得很好的人,应该亲身体验月薪1000令吉下生活的情况。

他更形容有关说法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谎言,因为现实上父母辈在30岁左右就已经能够买车、买房及成家,反观年轻人目前面对的是极高的通货膨胀,许多年来保持不变或有所下滑的收入水平。

他形容目前的年轻人买不起房子,甚至要缴纳租金都很困难,更遑论要和银行贷款买房。

赛沙迪说,因此许多年轻人需要打两三份工作来维持生计。

这名前青年及体育部长说,年轻人也因为父母当年在公积金的储蓄不足,需要负担起养家的责任。

“我们看看最近的研究,50%的公积金会员的储蓄不足1万令吉。当父母的储蓄很低,那又是谁要照顾他们?也是年轻人!”

他说,在目前的年轻人面对各种挑战和困难的情况下,有人仍是形容年轻人懒惰、不曾历经挑战、懒惰等。

他质问,在我国目前有0.000001%的大马富人掌控25%的财富下,我国未来往前进又该如何自处?

他提出4项建议,包括以生活薪资(living wage)替代最低薪金;拟定更公平的税务机制如暴利税、资本利得税、遗产税;有全面的就业振兴配套;及避免经济领域的垄断。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