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菲益不是图章” 民兴党不满改革协谈遭冷待


阿兹斯扎曼阐明,民兴党从开始就参与谈判是很重要,这样沙巴人民的诉求才能受到考量。(档案照:透视大马)

民兴党青年团长阿兹斯扎曼表明,民兴党主席不是一枚印章沙巴人民复兴党解释,该党并没有涉及希盟与政府达成的“改革和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

他指出,最初开始,党并没有参与其中,并在希盟和政府经过谈并达成协议签署谅解备忘录的最后阶段才接到邀请。

他披露,反对派之间应该对谅解备忘录秉持诚意,不应该要求民兴党遵从希盟的任何决定。

“一开始就应该召集拥有105个议席的反对党阵营坐下来讨论,然后再与首相会面。必须有诚意。可是没有,(与政府代表)开了几次会议后才叫上我们,告诉我们要签谅解备忘录。”

“我们不是应声虫,民兴党主席不是一枚印章。”

希盟被指责没谘询其他反对党就决定与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强调,希盟在此事上并没有不顾其他反对党,而是他们没有准备好签署相关的谅解备忘录。

陆兆福披露,昨晚希盟最高领导层向祖国斗士党总裁慕克里,进行一个关于谅解备忘录内容的特别简报。

他提到,沙巴民兴党的代表也受邀参加简报会,但他们没有出席。

“据我们所知,斗士党和民兴党尚未准备好与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而希盟尊重他们的立场。这并不意味着希盟和其他反对党不能在其他问题上合作。”

阿兹斯扎曼也是实邦加国会议员,他是回应陆兆福上述的说法,向媒体如是指出。

阿兹斯扎曼阐明,民兴党从开始就参与谈判是很重要,这样沙巴人民的诉求才能受到考量。

他说,如果有双向沟通,民兴党肯定会强调《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作为谅解备忘录的内容之一。

“如果一开始民兴党就参与谈判,我们将重点关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 沙巴和砂拉越人民诉求需要被反对党阵营听到。”

“我们甚至不知道谅解备忘录的内容是什么,我们只有等下午 5 时才知道。 我听说与慕尤丁之前提出的献议有相似之处。”

“如果不知道内容,民兴党怎么签署?”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