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兰莪,别对人民的反对充耳不闻


透视大马

瓜拉冷岳北部森林保留地由8000年历史的森林形成,最初于1927年在宪报颁布为森林保护区,当时占地7246公顷,如今仅剩957公顷。(档案照:透视大马)

据报道,在雪兰莪州务大臣阿米鲁丁昨天与公正党领导层会面后,推迟了撤回瓜拉冷岳北部森林保护区(KLNFR)保留地的宪报地位的决定。

反对撤销宪报地位者或可能松一口气,但这可能只是暂时性,发展建议仍然令他们担忧,至于推迟到时间长短还有待观察。

阿米鲁丁应该先听取抗议该计划的民众声音,因为他需对人民负责。

根据反对贪污与朋党主义组织(C4)的数据,来自公众及环境份子的多达4万5423份反对这项计划,也有 13万个线上联署抗议,同时向州议员提呈1500份反对的电邮。

当雪州政府在去年5月静悄悄的撤销54%的瓜拉冷岳北部森林保留地宪报后,引起了民众对希盟执政的雪州政府的透明和问责原则的质疑。

阿米鲁丁的决定无助于减轻恐惧或缓解紧张情况。

在公众的抗议下,转换为开发的森林保护区的面积从931.17公顷减少到536.7公顷,这仍不足以安慰民众。

瓜拉冷岳北部森林保留地由8000年历史的森林形成,最初于1927年在宪报颁布为森林保护区,当时占地7246公顷,如今仅剩957公顷。

若开发这敏感地区,大量珍贵的生物多样性将会急剧减少,从而增加碳排放量。

同样令人不安的是该发展计划还危及以森林为家的野生动物,届时,数以千计的野生动物预计将被消灭。

据报道,州政府辩称,瓜拉冷岳北部森林保留地的宪报地位可以在双溪班让、武来岸和乌鲁雪兰莪中“取代”,这是错误的想法,这不是一块可以随意被取代的钢骨森林。

的确,这个森林保护区的丰富资源无法与任何资本主义发展商的利润相提并论,但被破坏发环境并不是应该传给我们的孩子和下一代的遗产。

正如国内许多破坏森林的发展计划,瓜拉冷岳北部森林的开发计划也将威胁到居住在森林边缘的特米安族原住民。据说他们自 1886 年以来就居住在森林里。

有报道指出,巫青团副团长沙里尔韩丹也担忧森林保护区的命运,并建议联邦政府强迫雪州政府交出该森林保留区以保护它。

他补充,联邦政府可以透过联邦宪法第 83 条,在向州政府支付赔偿下索取该保留地。

尽管他的关注值得称赞,但从一个来自以对环境不友善闻名的政党及盟党执政闻名来看,他的关注显得有点讽刺,巫统及盟党执政的州属有彭亨、吉打、吉兰丹和砂拉越。

政府不该对人民的强烈反对置若罔闻,应保留珍贵的森林,让它长存。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