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质量赢取尊重


透视大马

吉打州务大臣慕哈末沙努西近向冠病病患开了“停尸冰柜”的笑话而挨骂。(档案照:透视大马)

格言有云,尊重必须赢得,而不是要求,在当时和现在一样重要,特别是在许多领导者似乎认为他们处于无懈可击和不可动摇的社会背景下。

以吉打州务大臣慕哈末沙努西为例,他最近向冠病病患开了“停尸冰柜”的笑话而挨骂。

后来他为这个不好笑的笑话而道歉。

不久前,他还卷入了在限行令期间在槟城柔府试驾四轮驱动车的争议,激怒了社交媒体用户,尽管他为此提出种种蹩脚的藉口,但他最终因违反限行令而被罚款。

最近则有人因鄙视沙努西而遭逮捕,引发了民众的强烈抗议,他们认为这是当局试图遏制普罗大众行使言论自由及要求领袖为自行行为负责的举动。

实际上,惩罚批评政府领导人的人士并非新鲜事。

例如,在纳吉执政期间,一名年轻女子在时任首相参加一个活动时,仅仅因为扔了几个写着“民主”、“自由媒体”和“正义”等字眼的黄色气球而被逮捕。

这类逮捕行动被视为震慑那些批评政府领导人以及被视为不尊重领导人的人的方式。

若领袖倾向于以这种方式限制公众发表不舒服的言论,他们似乎忘记了尊重是需要赢取的,而不是奉承。

当领袖的的行为和政策被认为没有解决普通民众的集体利益和关注时,甚至可能成为公众嘲笑的题材时,你不能强迫人们喜欢和尊重领导人。强迫尊重其实是虚假的事情。

这些领导人还严重缺乏自我反省——或者以伊斯兰的词汇来说--“muhasabah”(面对公众的谴责)。

例如,在反省时,这些领袖可能会问,他们是否有可能被视为过于傲慢和不负责任,因为他们拥有的政治影响力可能使他们对在疫情和经济放缓的人民缺乏敏感。

例如,当因违反标准作业程序时,期望获得不同的待遇,这并不能安抚老百姓的心,也不符合正义。对规则的双重标准显然是引起人们不满的一个原因。

或许需要提醒领袖,尤其是伊斯兰信仰的领袖,伊斯兰教要求信徒不可傲慢自大,在这里,预言中的提醒或许很有用:“拥有傲慢芥子的人不会进天堂。”

傲慢,通常是被一种错位的无限制的权力和优越感所吞噬的思想和灵魂的结果,除其他外,它还会导致领袖与他们代表的人民脱节。

也就是说,傲慢有时也可以掩饰某些领导人的不安感,尤其是那些有诚信、能力或合法性问题的领袖。

惩罚批评领导者的人,充其量只有一层受人尊敬的外衣。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