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R应扩大影响力成现象  分析员称填补净选盟空白


透视大马

政治分析员指出,由青年领导的人民团结秘书处(SSR)需要在社会经济背景和年龄方面更具包容性,其对政府提出的要求才能产生更大影响力。(档案照:透视大马)

政治分析员指出,由青年领导的人民团结秘书处(SSR)是下一个最有可能发起街头抗议及团结人民表达对政府不满的组织。

不过,他们告诉《透视大马》,这个组织需要在社会经济背景和年龄方面更具包容性,其对政府提出的要求才能产生更大影响力。

政治分析员胡逸山对《透视大马》说,“他们正在发展成选举监督机构净选盟。国盟自2018年接管政府以来,净选盟一直保持沉默,因此一个积极走上街头的运动存在真空状态,而这个组织填补了这个空白。”

他说,虽然青年领导的SSR目前由青年领导,对年轻一代更具吸引力,但随着我国政治持续动荡,该组织将从不满的大马人中获得更多支持。

“随着时间过去和政治动荡持续,来自各年龄层和背景的人很可能走上街头,而SSR作为最有可能的发起人,他们确实会流行起来。”

他补充,即使SSR的领导人被警方调查和逮捕,该组织的优势在于可以重组的分权结构。

“当然这种结构有时候也会让该组织分散,他们必须在分权结构与集权领导层方面取得平衡。”

SSR于上周六号召在吉隆坡独立广场进行“抗议”( #Lawan )集会及游行,要求首相慕尤丁下台和内阁集体辞职,召开完整的国会会议,以及为所有人提供暂缓还贷措施,解决经济困难。

该组织于7月3日在社交媒体上发起 #举黑旗运动(#BenderaHitam)呼吁人民举起黑旗以示对国盟政府的抗议,并于7月17日在独立广场举行和平抗议,抗议活动带有黑旗和标签 #KeluarDanLawan(现身与对抗)。

巧思中心(Ilham Centre)首席执行员希索慕丁峇卡指出,虽然SSR在网上及街头发起抗疫活动,但这个组织对大多数大马人仍然缺乏影响力。

希索慕丁不认同,把原本由伊党上阵的州议席让给诚信党和土团党竞选 ,会导致希盟失去这些议席。(图:透视大马)

他说,SSR想要成为一个历史性的组织,它必须摆脱“孟沙泡沫”(Bangsar bubble)的形象。

“根据我的观察,这个组织涉及城市地区的青年,因此,他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希索慕丁指出,他们必须有强烈的精神为他们的信仰奋斗,否则会被那些把他们标签为“孟沙泡沫”的多疑者和悲观主义者所压倒。

“他们必须扩大他们的影响力,把它变成一种现象,只有这样该组织才能创造历史。”

希索慕丁峇卡补充,由于我们仍处于大流行中,SSR在传达讯息以表达要求方面,还有组织抗疫活动方面做得更好。

“由于仅限于一小群人,我担心的是这个组织无法掀起任何波澜,如果他们能以更好、更大胆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信息,或许这个组织会对国家产生影响。”

与此同时,沙巴大学政治分析员李国宗(Lee Kuok Tiung)指出,SSR是一个以政治议程驱动的运动。

沙巴大学政治分析员李国宗指出,SSR是一个以政治议程驱动的运动。(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们携带尸体及猥亵的手势,我怀疑他们是否成熟到足以为我们的国家或任何公共利益课题而斗争。”

“坦白说,除了他们偏离常规的态度和行为,我不知道他们试图传达什么信息。”

他补充,该组织需要研究他们到底在倡导什么,并把这个信息清楚地传达给大马人。

SSR自上周六举办抗议活动以来,该组织和参与者一直被批评,在我国努力应对新冠肺炎病例激增,医疗体系正处于崩溃边缘之时走上街头。

不过,该组织坚持自己的立场并表示如果政府拒绝聆听诉求,将继续计划举行更大型的抗议活动。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