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仇恨分裂我们


透视大马

法鲁奇呼吁政治和宗教领袖帮助阻止仇恨各族之间蔓延。(档案照:透视大马)

仇恨在任何社会都是“毒物”,尤其是在像我们这样的多民族和多宗教社会,因为如果不加以解决,就会引发灾难。

关注这个情况的马来西亚人,尤其是萨沙林法鲁奇教授含蓄承认,这么多年以来,某方面为了狭隘的利益而一直利用种族和宗教情绪。

法鲁奇在其新作品《多元文化主义与国家建设》中提出了这项担忧。

最近,法鲁奇呼吁政治和宗教领袖帮助阻止仇恨在我们中间蔓延。

法鲁奇感到不安的是,几十年来,种族和宗教的不稳定组合已成为社会一些不折手段者的伎俩。

这就是为什么宗教领袖,尤其是那些同时不穿政治长袍的人,可能比许多政治领袖更能遏制民族社区之间的偏见和仇恨。

这在我们这样的社会中尤为重要,基于种族政党依然存在并依然活跃,随时准备捍卫和保护所代表的各个社区的狭隘利益,通常会牺牲更大的利益作为代价。

换句话说,这些政党存在的理由是维持种族和宗教政治,以致他们社群以外的人通常会抱持怀疑,甚至仇恨的角度来看待他们。至少,这样的政治观点使他们与“其他人”保持距离。

令人不安的是,一些政党领导人甚至在党员不安全感中的情况中崛起,这些不安全感有时是有意制造,带来不必要的社交焦虑甚至仇恨。

这种令人担忧的局面需要有良知的宗教领袖在促进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和国家和谐方面发挥效用。

在各自宗教的经文中必有一些观点可以激励和促使宗教领袖去做需要的事。

例如,在伊斯兰教的情况下,信徒可以从可兰经的Surah Al-Hujurat (49:13)中找到灵感和指导:

“人类啊,我们确实从男性和女性中创造了你们,使你们成为彼此认识的民族和部落。的确,在真主看来,你们中最尊贵的人是最正义。的确,真主是全知和彻知。”

全能者所安排的人类多样性,就是要我们大家一起欢庆,而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不应该导致他们引起仇恨的地步。换言之,当我们努力做好事时,我们的人性应该占上风。

如果说要从这场肆虐的疫情中吸取教训,那就是一种人性意识,它激起许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善良马来西亚人向急需援助以求生存的人们伸出援手。

带有#KitaJagaKita 标签的白旗行动证明了人类的善意,打破了种族、宗教、政治派别、性别和社会地位的隔阂而互相照顾。

为了国家的利益,在一个友好、同情和善意的基础打造上人性来协助疫情是有利的,这样一来,那道墙壁就不会成为压倒性的因素。

年轻人,包括民间团体等,在引导我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这从他们公开参与白旗倡议和其他相关社区的项目中可见一斑。

此外,他们的社会正义、自由和民主等理想的推动下,他们可以改变一个受疫情和新兴经济困扰的社会。

虽然当地人民努力帮助建立一个促进种族间合作、尊重差异和欢庆多样性的社会具有重要价值,但我们也意识到必须解决制度性种族主义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它会助长不公正、仇恨和偏执。

职场和教育中的种族歧视是导致不快乐、不满和仇恨的例子。

因此,法鲁奇提出《国家和谐法令》等法律的建议正是适当。

在疫情期间,应进一步利用和增强特别是在这期间的正能量,以帮助建立一个充满爱心、进步和团结的国家。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