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议员疫中送温暖 助各阶层人士走出困境


邱玉珊

新冠肺炎肆虐我国一年多,疫情一直未受控,情况非常糟糕。(档案照:透视大马)


“每天一起为贫困人民送物资,突然感染冠病后离开我们,所有志工心情低落,也有志工开始担心自己感染病毒......”

新冠肺炎肆虐我国一年多,疫情一直未受控,失业人数不断攀升,中等收入群体(M40)家庭成为低收入群体(B40)家庭,更甚的是,高收入群体(T40)的家庭也变成M40群体。

国会议员服务选区、非政府组织和志工们,以一己之能力协助受疫情影响的人,无论是财务或日常用品救济物资等,得到社会各阶层人士的捐助与帮助。

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向《透视大马》指出,在抗疫期间,其活跃于他服务中心的两名党员,时常与他和志工们一起分派物资给贫困家庭,协助运载居民去接种疫苗,突然感染到冠病,不久后就去世,当时,志工们的士气受到影响,有人担心每日外出与人接触会感染病毒。

“不知道2名病逝的党员感染源头,确实有影响志工的士气,可是一些活跃的志工还是每日帮助贫苦家庭和有需要的民众,久而久之,大家又重新投入义工工作。”

目前,在他甲洞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有20名志工,风雨无阻帮助当地的居民。

林立迎说,志工们都没有拿津贴,是义务性协助甲洞区的居民,至于运载长者或行动不便的居民去接种疫苗就有支付燃油补贴。

林立迎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协助长者载送结合中疫苗。(图:林立迎脸书)

他感慨说,自从疫情后,服务中心寻求救济的人越多越多,对他来说,居民每天不同的问题,要如何解决,要如何找人协助,如何继续分派物资,如何帮助困苦的长者,每一天都有新挑战。

疫情无情,林立迎印象深刻不久前,一名救护车司机一家7口染疫必须居家隔离,快断食断粮,司机父亲每月薪水只有1100令吉,要养活一家人。

“这一家人居家隔离不能外出向我求助,我们立刻送上物资,3包白米、快熟面和罐头。”

“还有另一名88岁的老妇人,丈夫和孩子相继去世。一个人独居,每月领取福利局300令吉至400令吉,由于老人家指纹磨损无法被机器识别,银行要求到国民登记局拿确认身份信函,登记局因全面封锁而暂停服务。有好心居民来通知我,我马上与志工到她的家送上物资。”

林立迎说,疫情前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可以存活,他与志工们尽能力协助有需要帮助的居民,可是也有一些人利用他们的“善心”,例如载送接种疫苗,一些人提供的住址是豪华公寓,一些人要求我们帮助接送接种疫苗,当志工到了住家发现家里停放好几辆车。

他说,不少残障人士不能到疫苗中心接种疫苗,都会寻求他的服务中心帮助,每天至少触动4趟,最高纪录是一天触动12趟。

林立迎到居民家中派送物资,并且了解居民生活情况。(图:林立迎脸书)

“只要是在吉隆坡范围内,我们都尽量协助,不想登记了民众因没有交通工具而失约,再失去接种疫苗的机会。”

“每天不幸的事情都在发生,我们值得庆幸的是越来越多人主动致电给我们要协助派饭,派送物质,也有人打电话来捐助物资,我们感谢你们的热心。每一天的辛苦有回报的,当知道这个社会越来越有人情味,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企业,都会主动捐助物资给我们。”

感恩善心人士商家定期捐助

另外,丹绒比艾国会议员黄日昇告诉《透视大马》,一年多抗疫努力期间幸运的是,志工没有受到感染,大家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有叮咛志工团队必须戴口罩和勤洗手,一些居民隔离在家无法外出采购,志工们会将物资送到门口后离开,请居民自己到来领取,先保护好自己才能帮助更多人。

黄日升坦言,疫情肆虐一年多,今年上半年,该选区内不少家庭陷入财务困境,从M40变成B40,他的国会议员服务选区只能尽能力去协助人民。

“只要人民有需要帮助,打个电话过来,我们都会送援助物资过去,有需要协助登记接种疫苗,我们也会给予帮助。”

黄日昇(中)到居民家中进行家访,了解居民所需。(图:黄日昇脸书)

黄日昇曾是两届丹绒比艾国会议员,其服务中心早已有当地居民援助名单,除了定期每三个月援助6500户家庭外,从去年限行令封锁开始直至今年6月全面封锁,其服务团队就没有中断过援助工作。

“确实疫情时间拖长了,不少人之前经济上没有太多影响,如今生活过得不容易,收入减少,无论如何节省,每日三餐和基本需求都要有,我本身坚持每个周末回到选区探视。”

黄日昇在丹绒比艾多年,他形容居民和村民都是熟悉脸孔,都是朋友,虽然疫情下大家国货不容易,可是他希望大家可以互相体谅,将物资留给有需要家庭。

“到来找我服务中心协助,我会尽力帮忙,不要骗我就好,财务援助难以长期维持,当有人向我们求助,我们会到访住家去了解情况,再看还有什么需要援助,每个月财务上可以给予一点补贴。幸运的是,不少商家都愿意继续捐助物资给我们,让我们可以帮助更多所需要的人。”

“我们理解疫情冲击不少家庭和打工仔,服务中心志工帮忙协助申请福利局援助,我自己本身每周回到选区去做家庭访问,带一些物资去探望居民。”

黄日昇坦言,民众捐助的物资,例如买米,他都会要求民众或商家直接支付给米厂,服务中心可以协助分发物资。

“丹绒比艾区的居民接种疫苗进展顺利,我们有协助申请流动疫苗卡车为长者接种疫苗。”

在疫情期间,林立迎主动为面对困难的乐龄人士提供援助。(图:林立迎脸书)

要求国会议员协助偿还车贷

另一方面,砂拉越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在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后,再确诊新冠肺炎疫情,她受询时说,本身确诊是由家人传染,无关在外服务分发物资。

尽管如此,她说,疫情爆发以来,砂拉越单日确诊病例开始恶化,诗巫单日确诊病例已达到三位数,不仅是人民受苦,不少商家因限行令无法营业,生计成问题。

尽管刘强燕已接种两剂疫苗,还是感染冠病,痊愈后的她,立即投入服务工作。

“自从诗巫疫情严重后,我的服务中心就暂时关闭,避免居民到办公室群聚,减少到外派送物资给民众,避免交叉感染。目前有需要的民众打电话向我们求助,我们会尽能力去帮助。”

刘强燕受询时无奈说,疫情冲击经济,企业裁员导致不少人失业,无法偿还银行贷款,她曾经接触一位民众要求她协助支付汽车贷款,她唯有直接拒绝对方。

“即使政府给你的援助金无法为你支付汽车贷款,我还是反对党国会议员,我只能在物资上协助,无法长期援助你。”

她坦言,疫情拖延至今,民众和商家捐助的物资数量明显减少,可想而知,疫情影响多少人的正常生活。

“其实,还有不少人抱着‘不拿白不拿’的心态,打电话来问是否有援助物品,当问到对方地址,再到对方居所是独立房屋,你可以知道他们不是真正需要物资援助的一群。”

刘强燕(左)在服务中心分配物资,以便可以公平分发给有需要的人。(图:刘强燕脸书)

“其他例子包括在脸书申诉没有得到援助,当我们把物资送到家里,才发现他上个月已经从我们这里领取物资。我是希望把有需要的物品留给真正需要的一群,就如之前政府宣布组屋实行价钱限行令,1000多户家庭不能外出,我们派了3000多分物资,另一栋组屋还派了500分物资。”

“我们能力范围内所及提供给你的援助物资,不像是一些非政府组织,每一份70令吉或80令吉,我们发现,有些非政府组织派送太多米,米无法长久存放会有蛀虫,那么我们的物资品就换成其他干粮。”

刘强燕感慨说,今年,她的服务中心第一次向外募款,因为捐助的物资已不足以提供给更多家庭。

她感谢还有来自西马的非政府组织,主动联系她要捐助物资。

“不是来自我的选区,找到我们帮助,我们能力也会给予帮助,尽量不拒人千里之外。”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