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断感染链长痛不如短痛 巴生领袖要政府下手“快狠准”


苏正义

巴生地方领袖认为,封锁的前提也必须包括尽快接种新冠疫苗,以避免一旦重新开放后,疫情又再度爆发。(档案照:透视大马)

雪州巴生在6月的全面封锁计划后的职场感染群仍然不断,其中工厂感染群就占了6月10日后的100%,当地领袖认为如果不全面封城则无法彻底切断感染链,只能够尝试降低确诊病例。

在巴生的确诊病例持续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也有人想到或可以执行更严格的加强限行令(EMCO)。

然而作为我国重要经济地区,要封锁巴生并不容易,而当地领袖也呼吁政府应该先有完整的计划,若要封锁也应做到“快、狠、准”。

巴生中华总商会会长林宽城告诉《透视大马》,如果政府认为有必要封锁巴生,那么就实施严谨的封锁措施,打包不能够拖太久。

他认为,封锁的前提也必须包括尽快接种新冠疫苗,以避免一旦重新开放后,疫情又再度爆发。

“封锁1到2个月,但是可能疫情又回头,那该怎么办?”

林宽城坚持,封城是准备接种疫苗,才能起到救经济和救民生的最终目标。

他相信,巴生地区的商家违规情况不严重,并强调不管是从中总或企业的立场,都希望政府的效率有效率,不然越拖越久。

“长痛不如短痛,把感染率压下来才有效。”

“再有人不遵守,要罚就要严格执行,不然越来越久,拖一个月损失多少钱,非关键领域的商家都很惨。”

巴生领袖呼吁政府应该先有完整的计划,若要封锁也应做到“快、狠、准”。(档案照:透视大马)

林宽城:限行令不过是拖延之计

林宽城也指出,落实行动限制令(MCO)不过是拖延之计,接种疫苗才是解决疫情至关重要的部分。

他说,商会也曾与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对话,希望州政府在拿到疫苗后,可以安排给工厂、外劳比较多的公司,或是属于红区的企业先接种。

“每个人都很重视,但是疫苗之前来得很慢,最近看到很多政府承诺,包括到9月份要60%人口接种第一剂。”

“这也需要社会压力去推动政府,想尽方法把疫苗拿进来,毕竟这还便宜过经济损失和政府补贴,去买贵点的疫苗也无所谓。”

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也保持同样态度,认为如果只是封锁,却没有解决结构性的问题,其实解封后仍将会面对同样的问题。

“你可能在2个星期内都安全,但是问题还是会重新回来,因为没有解决结构性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那再度落实加强限行令的意义何在?”

他强调,有多个问题都需要事先被解决,才能推动让区内的疫情真正趋缓。

“工厂都有自己的卫生和安全部门,政府机构们也能够协助他们解决一些问题。”

“但是政府需要先知道目前的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因为有些人也会尝试隐藏资讯。”

他提醒过人,必须要严正看待疫情,在目前医疗系统面对重大压力时,不能够装傻。

“你是在加重医疗体制和加护病房的负担,我们不能让他们超负荷。”

查尔斯认为,如果只是封锁,却没有解决结构性的问题,其实解封后仍将会面对同样的问题。(档案照:透视大马)

梁德志:重要命脉不能动

行动党班达马兰州议员梁德志受访时也坦言,会有巴生人不断询问他政府会不会执行加强限行令?

然而他认为如果政府真要如此做的话,可能早就执行,因为有许多其他地方只出现上百宗确诊病例就宣布加强限行令。

“巴生是经济动脉,政府不敢。”

他也提出,其实本身不赞同个人购买试剂在家筛检,因为这可能会引发有人知道确诊后,却秘而不宣的情况。

“我反对那些自我筛检的试剂,自己筛检,有些人筛检结果是阳性后没有通知卫生部(KKM),自己在家隔离。确诊的数据是否只有那么少?其实还有很多。”

他指出,有些人确诊了,没有报告,还是在工作,而作为议员所能够做的只是建议发现之人联络新冠评估中心(CAC)。

他举例,曾发现有一家公司的雇主帮雇员筛检,后来被告知有1人确诊,然而公司却持续开下去。

他也数个月前也曾听闻,有人确诊后,医生询问是否要上报,结果此案并没有被申报。

雪州落实大筛检,有助遏制感染链。(档案照:透视大马)

然而当此人要开工时,却被要求有批准信,最终医生则以没有上报为由,无法提供批准信,让这个人找上梁德志帮忙。

“数据没那么少啦,很多都隐藏,医生也可以包庇不去申报。”

不赞成自我筛检

“巴生也是很多厂家自己验,有些印刷的、海鲜、制造业,都有接到投诉。自家的筛检,不是很赞成。”

“会叫对方自己联络新冠评估中心,但是如果隔了几天,人家已经痊愈,就很难去说。”

巴生市议员李富豪也提出巴生属于大到不可倒的情况,因此要全面封锁并不容易。

“除非能落实完全停工的限行令,否则我们只能尝试减少确诊病例。这是因为港口的衍生性产业太多,而且都算是关键领域。”

在瞒报确诊病例中,李富豪也承认很多厂家是私下买筛检来,加上现在近距离接触者只是要求隔离,如果没有出现症状就剪手环。

“但是问题是很多人却是第11天、12天确诊。”

雪州全面进行消毒工作,确保降低感染率。(档案照:透视大马)

“华人家庭很多人会自己去筛,但是很多B40家庭可能无法负担。”

他相信,其实很多确诊病换没找出来。

当被询及市议会接下来的行动,他解释说,市议会在防疫是处于被动的情况,得不到及时性的资讯分享,卫生局甚至一开始不会给国、州和市议员,直到多次要求后才安排1月1次的汇报。

“要靠私底下去看,看到工厂确诊、感染群的咨询后才知道,要分享。”

不共享资讯让市议会反应慢

“中央、州政府和地方是一定要配合,才有资讯。但是碍于隐私等不让地方政府知道,会让地方政府应对起来比较慢。”

他说,目前市议会的工作主要是执法和监督,和配合其他单位的执法工作,而部分市议员也成立人道援助如消毒队等。

他形容,本身旗下消毒队在这几个月需要出勤的数量没有变少,然而需要消毒的点则更为集中,从过去的社区感染到现在更多是工厂感染。

雪州已经登记接种的45万民众中,实际接种1剂和以上的人口不足10%,只有大约9%%。(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说,其实有曾向州卫生局询问是否可以安排让巴生优先接种,然而被告知是由中央方面协调,无法安排。

“这个情况下,我们是一个重要经济火车头,有很多工厂属于关键领域。”

“而且我们是个港口城市,几乎所有的运输、报关、港口服务都不能停止,不管你食品或其他行业都需要这个服务。”

他也感叹,可能部分其他州属乡区有些50多岁的人已经接种疫苗,但是雪隆很多60岁以上的人无法接种。

“当我们去做跟进时,看到数据和市集的效果,我们很无奈,也爱莫能助,只能继续派饭、消毒、教导大家自我隔离、找相应部门来帮忙。”

他呼吁中央政府,如果真要做好防疫工作,就应该下放权力和分享数据给州政府。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