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选前招达雅族领袖   凸显多元特色志在乡区票


透视大马

政治分析员认为,行动党希望通过佐瑟京古做一次重大的政治改变。(档案照:透视大马)

为了应对来屆砂拉越州选举,民主行动党採取了一次有别于以往的做法,即招募加帛县议会前主席兼达雅族领袖佐瑟京古为该党州委。对于火箭的这种策略,政治分析员抱有不同看法。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在5月1日时宣布委任佐瑟京古为该党州委,对方也将负责带领该党在加帛区展开一系列的竞选工作。

虽然政治分析员对佐瑟京古为受委为行动党州委,且能否协助对该党进军乡村选区,存有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该党的行动即有意走入乡村选区。  

马大教授阿旺阿兹曼告诉《透视大马》,这不理解该党招募佐瑟京古的原因。

他说,对方的社会地方与影响力,使他成为接触与拉拢达雅族选民的最佳人选。

毕业于美国爱荷华州Westmar大学经济学士学位的佐瑟京古,出生自加帛区著名家族。其父亲是位受人尊重的社区领袖,而他的大哥也曾是两届乌鲁拉让(Hulu Rajang)区国会议员。

佐瑟京古具有丰富的行政经验,他曾于1987年至1998年担任加帛县议会主席;随后于1999年至2003年担任首长泰益莫哈末的政治秘书。

目前,他担任加帛省农民组织主席,该组织拥有约7000名会员,同时,他也是砂达雅国民协会加帛分会主席。

由于可见,佐瑟京古活跃于当地的社团活动,对于阿旺阿兹曼说:“不难看出行动党找他的动机。他们希望佐瑟京古可协助该党取得加帛区其他组织的支持。”

他认为,从牌面上,佐瑟京古视乎会对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和砂拉越人民党(PRS)构成一定的政治威胁,但佐瑟京古在当地是否构成影响还是未知之数。

阿旺阿兹曼指出,行动党看中佐瑟京古身上的影响力,至今都无法验证。(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所拥有的只是他过去的记录。”

阿旺阿兹曼指出,行动党看中他身上的影响力,至今都无法验证。

他说,这只能在坊间预计的8月州选举中得以验证。

他认为,行动党与当地知名领袖合作,仍无法保证该党能够成功走入乡区。

而且,他说,非华裔选民对该党的既定看法,可能仍然是一个需要清除的主要障碍。

阿旺阿兹曼也指出,尽管张健仁对外称该党达雅族党员多于华裔党员,但非华裔选民依然认为,行动党依华裔为主。

另外,来自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的詹运豪将行动党招募佐瑟京古的做法,视为吸纳选票的手段。

“这是一个吸纳达雅族选票的做法。”

他还说,这举动是该党争取非穆斯林原住民的选票与支持。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在5月1日时宣布,委任佐瑟京古为该党州委。(图:截取脸书)

另一方面,博特拉大学政治分析员嘉永佳旺(Jayum Jawan)也相信,行动党希望通过佐瑟京古做一次重大的政治改变。

谈及佐瑟京古与其家人曾出任多个政治职务,嘉永佳旺说:“是的,我认为行动党招揽对方是一个良好的举动。”

他相信佐瑟京古加入行动党的原因是“他无处可服务社区。”

他说,州内两大政党,土著保守党(PBB)和砂拉越人民党无意接受任何人加入,以扰乱既定的等级制度。

土著保守党(PBB)、砂拉越人民党、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UPP)和民主进步党(PDP)都是砂拉越政党联盟盟党。

“在别无他选的情况下,他必须接受相关政党伸出的橄榄枝,以继续推动他的议程。”

“对于达雅族,尤其伊班人,自然会把目光放在土保党或砂拉越人民党以外的政党,以协助他们实现政治抱负。”

不过,该党州主席前助理则认为,佐瑟京古的加入,不会改变乡村选民对该党的看法。

2021年州选举只会是行动党在达雅族选区的另一次灾难性失败。(档案照:透视大马)

这名行动党西连支部前主席爱德华安德鲁直言, 行动党会因“失败的领导能力” 而持续失败。

“2021年州选举只会是行动党在达雅族选区的另一次灾难性失败。”

在2016年州选举中,行动党在16个选区上阵,当中几乎所有候选人被打败,且多名候选人还失去了安柜金。

爱德华安德鲁说:“行动党是一 个具有卓著理想和远见的政党;但由于砂拉越州领袖错信他人,导致了该党领导层的失败。”

他以行动党达雅族委员会为例,他说:“一名错误的领袖领导了达雅族委员会,以致行动党在2016年州选时遭受严重打击。”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