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误判将引发更大的经济危机


一直以来,我国收入增长失衡,多数低收入家庭都没有能力储蓄,甚至被迫靠借贷维持生活。(档案照:透视大马)

国家银行报告显示,2020年12月马来西亚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创下新高,从之前的87.5%激增至93.3%。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我国的债务比例就已经称冠东盟成员国。如今更飙升至93.3%,让人望而生畏。

造成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率创新高的原因,除了国内生产总值因为疫情严重萎缩之外,另外一个直接原因就是政府政策鼓励国民举债消费。

一直以来,我国收入增长失衡,多数低收入家庭都没有能力储蓄,甚至被迫靠借贷维持生活。如今,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对于没有财务缓冲的低收入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日前,公积金局发布的数据显示,30%会员(160万)已经提取第一户口几乎所有存款,而60%(300万)会员的第二户口也已经或即将被清空。

外资降幅达68%、失业率高居不下、GDP严重萎缩,我国2021年开年至今迎来的各个数据都证明了国盟政府的抗疫援助配套根本只是隔靴搔痒,更忽略了其中的结构性问题。这些数据揭露了我国国人,尤其是B40群体在中长期都会面对着严峻的财务困境。

尽管如此,国盟部长们无视问题所在,否认而且努力掩盖自身失职的态度更是令人不禁感到心寒。贸工部长阿兹敏早前否认我国外资流失,反称是马来西亚在引进外资方面“更挑了”; 财政部查夫鲁对根本问题更是避而不谈,极力粉饰和制造我国经济复苏的“骗局”。

解决结构性问题才是长远之计

追溯我国过去10年的经济状况,马来西亚的GDP增长绝大部分都是靠消费者支出(Consumer Spending)来驱动的。反观,我国生产力近年来却停滞不前,这才是我国经济最大的结构性问题。

新冠肺炎来袭,百姓面对失业和收入大幅萎缩的窘境。政府却通过一次过(one off)津贴和动用人民养老金,制造人民可支配收入增加的假象刺激国人消费,这是极度不负责任的。

国行数据指出,去年家庭债务增涨幅度最大的是汽车和房屋贷款,相比前年分别增加了6.1%和7.4%,这得“归功”于国盟政府提供的豁免销售税和印花税政策。

更让人担忧的是,在疫情期间推出这样的政策只会导致各大银行把资金投入于比较低风险但是相对较低生产力的领域。根据国行报告,我国银行贷款总额的近乎58%,流入了广泛房地产领域(broad property sector)里,为制造业的9倍。

政府和银行把资金专注于低生产力的领域里,无法帮助真正受到疫情打击的低收入家庭。这种做法无疑是把国家经济复苏的希望,寄望在靠国人举债买房买车上,加剧他们的困境。

短期内,刺激国民消费的确会提高我国的经济成长。但是只要我国的实际生产力无法更上一层楼,短暂经济成长的假象将破灭。

花完政府辅助津贴和自己的养老金后,等待我们的就是漫长的车贷房贷偿还期、可支配收入减少、整体消费能力下跌进而影响经济成长。如果无法在退休前,填补疫情期间花了的“未来钱”,人们的晚年注定是凄凉的。

其实,政府应该扮演的角色,是引导资金流入正确的领域里。我国除了橡胶和电子产品以外的工业,都因为疫情而持续萎缩。

因此,若要我国的经济复苏,政府必须把资金导入对的领域里。与其把补助津贴给收入和工作不受疫情影响的群体,政府应该加大对企业的扶助力度,协助这些实业落实转型,以提高疫情后复苏期的生产效率。

此举可以提高国家生产力,并制造更多就业机会,并提高国人收入。强行给现金国民以刺激国内消费这种拔苗助长的经济政策,将在未来为国家引发更大的经济危机。

*人民公正党全国副主席兼丹绒马林国会议员郑立慷 

**本文乃作者观点,不代表《透视大马》立场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