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水平下降引不满 教育界与家长矛头齐指政府


透视大马

教育工作者和家长促政府应该停止找借口,然后开始积极提高国内英语教师的能力。(档案照:透视大马)

教育工作者和家长齐声抨击政府是造成国内英语水平下降的主因,以致我国需要从新加坡聘请教师。

他们说,政府应该停止找借口,然后开始积极提高国内英语教师的能力。

前教育工作者姬塔说,马来西亚的英语水平已经连续两代人持续下降。

她说,现在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一届又一届的政府,一位又一位的教育部长,都在打着民族主义的幌子,奉行错误的议程,用平庸之辈取代精英。”

姬塔也是一名作家,她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这导致了我们目前英语水平处于糟糕的水平,尽管多次提出警告和具有建设性的意见,但水平下降的趋势一直被蓄意忽视。”

周三,首相安华说,他已经与新加坡总理黄循财讨论由新加坡派出教师,来马教导我国学生英语及其他科目的可能性。

“我们讨论了我所提出的一个小建议,新加坡派遣教师来我国多个地区教导英语及其他科目的可能性,如果可以,就让那些年轻的毕业生可以自行作出选择。”

姬塔指出,我国的英语水平问题的症结,在于政府学校的师资质量。

“对比现在和两代人以前的师资,两者之间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

她说,那些曾经确保了高质量英语教学的教师已经不复存在,随着当局可以淘汰这类型的教师,英语质量也跟着下降,进而影响了整个马来西亚教育体系的整体水准。

她认为,即使马来西亚从英国常春藤盟校引进教师,也无法弥补这种可悲的自我封闭状况。

“问题的根源在于虚伪的决策者,他们拒绝承认这一事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法丽娜在去年12月指出,在双语教数理计划中(DLP),教育部将在明年重开一班马来语教学,以捍卫马来语的重要性。(档案照:透视大马)

另一方面,大马家长教育行动组织(PAGE)主席诺阿兹玛说,承认本地英语教师的素质欠佳,并将其归因于我国以马来语为媒介的教育体系,只有英语课是用英语教学。

“随着我国自2003年开始实施英语教数理政策(PPSMI),英语水平应该会逐步提高。”

为了改善现状,她呼吁政府在所有学校加强自2016年实施的双语教学计划(DLP)。

“DLP的理念是在每所学校开班。但自启动计划至今,只有10%的国小和淡米尔小学开设了至少一个双语教学班。”

“教育部应该承担起责任,停止找借口。教育部长必须立即收回强制所有学校开设马来语教学班的规定。”

槟州教育局于2024年4月15日向全槟36所国小及淡米尔小学、52所华中及国民中学校长发出一封公函,而公函内的其中一项教育部指令,就是华中强制至少开设一班马来语教导数理。槟城11所国民型华文中学(华中)代表上周要求教育部撤回这项指令

教育部长法丽娜在去年12月指出,在双语教数理计划中(DLP),教育部将在明年重开一班马来语教学,以捍卫马来语的重要性。

她说,教育部之前巡视5所实行双语教学计划的学校时,发现部分学校未达到掌握精通水平。

“因此,我们会在明年重新开启一班非双语教学,以确保政府捍卫马来语的承诺。”

诺阿兹玛吁请政府在在造成更大损害,以及引起更多家长反弹之前,收回成命。

教育工作者和家长齐声抨击政府是造成国内英语水平下降的主因,以致我国需要从新加坡聘请教师。(档案照:透视大马)

教师不应被边缘化

全国教师专业职工总会(NUTP)支持政府要解决英语教师短缺问题的意愿,但教专总秘书弗兹兴贡强调,政府在聘用外国教师的同时,不应该剥夺本地拥有相同专业的毕业生的权利。

“(政府)应该优先考虑那些已经完成学业的人,这样我们的毕业生就不会失业。”

他希望政府外聘新加坡教师后,不会出现狮城教师被安排到城市和外围地区学校执教,而本地师训毕业生则调派到偏远内陆地区服务的情况。

弗兹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由于目前师资短缺,以致一些学校要求不擅长该学科的老师来授课。

“但作为教师,他们必须学习并尽力满足学生的需求。”

他认为,政府应该透明地分享师资短缺的实际数据,以便可以通过精确的规划来满足需求和短缺。

“如果这些数据是公开共享的,那么师训学院和大学就可以规划培训和学习需求。”

“更实际的做法,是在这两个国家的教师之间推动教师交流计划、教师培训和智力共享。”

此外,弗兹也敦促政府提供有关外聘狮城英语教师建议的更多细节。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