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政治生涯4叛旧主 孙伟瑄被指典型机会主义者


透视大马

孙伟瑄已经有属意要加入的政党,但目前还没有公布。(图取自孙伟瑄脸书)

如果有那么一个取名“砂拉越最多产政治青蛙”的奖项,前人民公正党砂州主席孙伟瑄无疑是最有胜算的角逐者。

马大教授兼政治观察家阿旺阿兹曼告诉《透视大马》,没有任何一位砂拉越政治人物能能堪比孙伟瑄,在20年里4度切换政党和政治忠诚。

孙伟瑄是步父亲孙志桦后尘涉足政坛,2001年他22岁加入砂拉越达雅党(PBDS),当时孙志桦当了两届柏拉固州议员后,铺路让儿子在2001年砂州选举中继承其位。孙伟瑄胜选后当了两届柏拉固州议员。

当时还是一名政治新秀,孙伟瑄见证了父亲时任达雅党副主席在党的权力斗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党争最终导致党于2003年12月5日被注销。随后,孙志桦便与前达雅党宣传主任詹姆士玛欣成立了砂州人民党(Parti Rakyat Sarawak),但两人的合作只维持了短短的二年。

2006年砂州选举结束后,孙伟瑄和父亲便试图把詹姆士玛欣拉下马,在为期两年的党争中,砂人民党有两位主席,两个最高理事会和两个总部,直到2008年,社团注册局宣布詹姆士玛欣为法定主席。

在没有政党的情况下,砂国阵无法支持孙伟瑄在2011年州选举中捍卫柏拉固州议席。

2012年,孙氏父子成立砂拉越工人党(SWP),其唯一目的是在2013年全国大选中击败砂人民党。孙伟瑄上阵鲁勃安都(Lubok Antu)国会议席,但没有成功,所有砂工人党候选人也都败北。

2016年4月,孙伟瑄宣布辞职,他在脸书上说,他离开自己创办的砂工人党,因为他觉得没有在国阵内就无法为选民服务。

2018年全国大选,他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如楼(Julau)国席,并在胜选的3天后加入公正党,登上全国政治舞台。

阿兹曼认为,孙伟瑄退出公正党,他并不意外。

马来亚大学讲师阿旺阿兹曼认为,孙伟瑄退出公正党,他并不意外。(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从达雅党去了人民党,甚至成立自己的政党,又以独立人士上阵全国大选。因此常常改变政治立场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博特拉大学政治专家嘉永佳旺则说,孙伟瑄“对砂拉越的整体政治局势影响不大”,他的离去并不会对公正党产生影响。

“他的存在既没有让公正党在华人,或他本身的社区,或在达雅社群中被接纳。因此,他退党也不会削弱公正党。”

询及退党是否会影响孙伟瑄的政治声望和诚信时,佳旺的简短回答:“这孩子没有任何政治声望”。

如今,剩下的问题就是哪个政党愿意接纳孙伟瑄。

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学院主任詹运豪博士透露,据他了解,孙伟瑄已经有属意要加入的政党,但目前还没有公布。

“有传言说他可能会到回到砂拉越政党联盟。”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