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不过疫期壮士断臂 旅行社出售旅巴自救


透视大马

本地游客并没有被便宜的配套所吸引。(档案照:透视大马)

因过去4个月限行令而导致生意大受打击的旅游公司,为了让公司继续运作而被逼壮士断臂--开始脱售资产。

尽管政府已批准旅游业于5月份开始复业,但是民众的反应一般,导致他们迫于无奈出此下策。

他们向《透视大马》说,一些职员已经改行当罗里司机、驾驶学院教车员及德士司机以养家糊口。

经营旅游公司的业者阿末鲁斯兰指出,历经8个月的零收入后,他已经没有能力再继续承担公司的运作,如今计划脱售公司。

他说,他在累积经营后于10年前在居林自开公司,并有4辆旅游巴士。

“我最后的收入是在2019年12月,那是我们最后的旅行团,然后在2020年1月支付薪水予员工。”

“此后,公司再也没有直接收入,我被逼脱售公司。”

阿末鲁斯兰如今是一名罗里司机。

他说,其公司在5月份曾经推出廉价的国内团,但是反应欠佳。

阿末鲁斯兰指出,历经8个月的零收入后,他已经没有能力再继续承担公司的运作,如今计划脱售公司。(档案照:透视大马)

育有四名孩子的他说:“要离开这一行固然心疼,也觉得可惜,但我们毫无生意,我还是卖了公司来养家。”

跨领域开业并非易事

迪鲁巴迪是一名在文冬经营旅游代理的业者,最近也因为面对生意问题而刊登广告脱售旅巴。

“我不想让公司结业,我先脱售旅巴充作生意资本。”迪鲁巴迪是于2004年开设旅游公司。

他向《透视大马》说:“现在的旅游业难以撑下去,政府一天没有开国门,我们难以从外带进游客。”

他也说,该公司于5月份推出的本地旅游配套难以招来国人。

“我们只获得冠病疫情前的五分之一的客户。”

“这还是得以最廉宜的价格才能吸引游客。”

比起乘搭旅游观光巴士,本地人更喜欢自己开车。(档案照:透视大马)

“虽然政府鼓励本地旅游,比起旅游巴士,人们还是喜欢坐车旅游。”

迪鲁巴迪说,以他的旅游公司业者身份要跨领域开业谈何容易。

“向银行申请贷款被拒,或许我们是有风险群。”

此外,在槟城经营出国旅游团的依斯迈祖索也坦言考虑结业。

“在限行令初期,我只有能力向10名职员支付半数的薪资。”

“由于没有能力支付租金,公司如今荡然无存,所有雇员也找到新工作了。”

“我还在犹豫不决是否要继续营业,要继续又担心没有生意。”

依斯迈续说,若政府日后允许出国旅游,他也只想小型经营的方式,不再是如过去带30名至40名游客出国。

“我继续保留我的导游执照.....截止日期是2022年。”
只要政府不开放外国游客入境,旅行社业者依旧将面对困难。(档案照:透视大马)

“或许我会根据需求来营业,小团就行了,无需像过去。”

尽管政府已经放宽行动管制,但至今仍禁止民众出国,实际上,大部分国家仍禁止游客入境。

我国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南希苏克里也公布在短期经济复苏计划下,为旅游界提供的10亿令吉援助。

这是协助因受冠病疫情影响的中小型旅游业者。

在这项计划下,有关业者可以申请7万5000令吉至30万令吉之间的贷款,贷款利率最高为3.5%,摊还期高达7年。

申请者也可以申请延后偿还贷款长达6个月。以协助现金流动。

符合资格申请援助的计有廉价酒店业者、度假屋、旅游业者、汽车出租、巴士及快艇业者等。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