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能计划 马哈兹尔索2亿5000万回馈


透视大马

前教长马哈兹尔要求2亿5000万令吉作为协助获得太阳能计划的回馈。(档案照:透视大马)

前教长马哈兹尔要求2亿5000万令吉作为协助获得太阳能计划的回馈。

Jepak控股伙伴莱因( Rayyan Radzwill Abdullah )今天在供证时指出,马哈兹尔要求在这项总值12亿5000万令吉的计划获得20%的赏金,作为协助这家公司获得为砂拉越学校供电的太阳能计划。

以控方证人出庭的马哈兹尔否认了莱因的论点。

莱因也是此案的第16名证人,他在接受辩方律师阿克伯丁的交叉盘问时说,马哈兹尔是在教育部发出授权信予Jepak后提出这项要求。

不过,莱因指其伙伴,即Jepak董事经理赛迪认为数额太庞大,经过商议后将赏金减至6000万令吉,并于60个月内支付这笔款项。

莱因续说,马哈兹尔较后透过一名叫做莫哈末弗亚的代理人与Jepak签订合约。

“马哈兹尔要求计划总值的20%,但赛迪认为数额太高,他们最后同意6000万令吉的数额,并会在五年内,每个月支付100万令吉。”

“这笔款项支付给马哈兹尔的代理莫哈末弗亚。”

莱因说,他在赛迪的协助下准备了合约,但是据他所知,赛迪没有履行合约。

莱因说,他只是知道在马哈兹尔巴当德腊选区代表来吉隆坡出席巫统代表大会时,为这些代表的酒店住宿支付了5万令吉的款项。

马哈兹尔也是巴当德腊的国会议员兼巫统区部主席,目前是国能主席。

阿克伯丁询问莱因是否知道弗亚已经消失,反贪会也在寻找他的下落。

莱因说从新闻获悉此事,但他也说,赛迪已经同意支付一笔款项予北根区部秘书阿末阿兹米,以回馈他获得时任首相纳吉在这项太阳能混合计划的支持信。

莱因说,阿兹米与Jepak 之间也有一项在赛迪的指导下所拟的相关合约,涉及的数额为总值的4至5%。

他说,其中一项协议是200万令吉的费用,这笔费用会在授权信发出后支付给阿兹米。

“我无法记得合约的细节,但我记得数额,大约是200万令吉。”

“即使阿兹米也告诉我他获得200万令吉。”

莱因说,赛迪曾经数次支付款项予阿兹米,但由于阿兹米不愿透露数额,因此他也不清楚实际的数额。

阿克伯丁:你也支付款项予阿兹米,对吧?

莱因:是,他开始催促,所以我先支付,赛迪后来也还给我。

阿克伯丁:你付了多少?

莱因:大约三至四次,他也说,阿兹米希望妻子与孩子受惠,这是为了万一他发生任何事情。

莱因说,他知道阿兹米因此事而被反贪会扣留, 也曾看到在审讯结束后看到阿兹米身穿橙色的反贪会扣留犯衣。

莱因说,他曾劝告赛迪别为了政府计划而向政治人物行贿,也反对这个想法,但赛迪告诉他这就是运作的方式。

他说,这就是在 Jepak公司后来修改合约而构成伪造合约的情况时,教育部长及高级官员没有对该公司采取行动的原因。

他说,他曾就此事向公共投诉局及警方投报。

69岁的罗斯玛被控通过前首相特别事务官里扎,向Jepak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赛迪为自己索取1亿8750万令吉贿金,这占合约合约总值15%。

被控于2016年1月至2017年9月7日期间,在双威太子购物中心一家餐厅、大使花园一间住所,以及布城首相官邸犯下上述罪行。

罗斯玛在2009年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16(a)(A)条文下面控,一旦罪成,可被判处最高20年监禁,以及罚款不超过贿金5倍或1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此案承审法官为再尼,莱因将会在周二继续供证。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