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严重影响数经济领域 货币兑换商步履蹒跚 


透视大马

尽管自5月4日实施有条件行动限制令(CMCO)后,外汇业务获准营业,但货币兑换商的销售额没有出现显著增长。(档案照:透视大马)

航空、旅游、观光、休闲和酒店、零售等行业均受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

外汇业务高度依赖旅游业,进出口业务是其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

然而,由于大马边境仍处关闭状态,仅允许州际旅行,因此货币兑换商的生意似乎不会在近期内好转。

外汇交易兑换商私人有限公司(Ex Trade Money Changer Sdn Bhd)老板塔祖丁在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说,自行动管制令(MCO)实施以来,他的货币兑换业务下降了90%。

尽管自5月4日实施有条件行动限制令(CMCO)后,外汇业务获准营业,但他说,销售额没有出现显著增长,而他的店铺目前只靠汇款服务生存。

“就货币兑换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由于没有外国游客出入境,我90%的货币兑换业务已经在减少。

“目前,在大马工作的外国人正通过汇款服务把钱寄回本国,寄给他们的家人。现在只有汇款能带来业务,但即便如此也不多”

他补充,加上汇款产生的收入不到收入的10%。

今年本应是大马旅游业重要的一年,全国人民高度期待“游览大马2020”。然而,史无前例的新冠大流行使整个活动停滞不前。

鉴于新冠疫情,旅游、艺术和文化部(Motac)取消了正在进行的“游览大马2020”活动。 

3月18日,该部部长南希苏克里指出,由于受到疫情影响,上述活动已被取消,新冠疫情已对本地和国际旅游业造成影响。

但是,在3月24日,南希苏克里说,Motac将推出一项新活动取而代之。

航空、旅游、观光、休闲和酒店、零售等行业均受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影响。(档案照:透视大马)

关于这一点,31岁的Kalifullah Enterprise董事总经理阿都拉齐克指出,他也期待“游览大马2020”,并期望能有助提升今年的业务。

然而,拉齐克说,他从1月份开始注意到商业活动的减少,但他从未想过这场大流行会带来全面的经济混乱。

“即使在1月份,生意也相当萧条。不像往常一样,但现在,这已经算是混乱。

“2020年本应是大马旅游业蓬勃发展的一年,但我们只迎来了一场大流行,它已经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拉齐克在吉隆坡的中央艺术坊经营着自己的生意,他希望政府的新活动能保障安全,同时又能以成功为导向。

他说,大马作为一个国家在预防新冠疫情方面做得非常好,但他指出,大马可以从迪拜学习一些技巧和窍门,以了解如何重新对国际游客开放。 

“大马的标准作业程序(SOP)是最好的之一。通过遵循SOP,该部还可以了解迪拜如何使旅游业重新开放成为可能。

“迪拜重新开放的一个主要因素可以说是因为其积极的测试和卫生处理。也许我们的部门可以从他们身上吸取一两点经验,考虑疫情平息后重新开放这里的旅游业。”

7月7日,迪拜对国际游客重新开放大门,希望在关闭了近4个月后重振其旅游业。

由于大马边境仍处关闭状态,仅允许州际旅行,因此货币兑换商的生意似乎不会在近期内好转。(档案照:透视大马)

拉齐克补充说,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别无选择,只能用自己的积蓄支付房租、水电费以及员工的工资,因为他说自己的收入不够支付所有这些费用。

“现在兑换货币的人不是游客,而是一些把货币留在国内的人。

“我每天的利润勉强达到RM50。”

57岁的伊克巴在汝来管理吉隆坡汇兑业务,他也同意其他货币兑换商的观点,即目前业务并不景气。

他说,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商业受到严重打击,预测明年才可能恢复。

“今年还剩4个月,就算一切恢复,也捞不到多少。

“所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希望明年能恢复业务。”

2017年,大马货币服务业务协会(MAMSB)预测,大马的货币兑换业务将创下800亿令吉的营业额。

《透视大马》尝试联系大马货币服务业务协会征求看法。不过,该协会没有做出回应。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