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人数降拨款再减少 政府大学雪上加霜


透视大马

政府大专一半的收入来自政府,而政府拨款减少意味着大学专注的研究项目,在拨款方面也将减少。(档案照:透视大马)

由于国家经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政府打算在来年进一步减少政府大学的拨款。

五所政府大学学术人员职工会代表,希望他们不会面临如私人界般减薪的情况。

全国22所政府大专的学术和非学术人员,皆被视为公务员,并受聘于公共服务局下。

但是,政府大专一半的收入来自政府,而政府拨款减少意味着大学专注的研究项目,在拨款方面也将减少。

前理科大学学术人员职工会副主席奥马说,新冠肺炎对国家高等学府的影响,暴露出许多人所面对的结构缺陷,而这可能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机会。

他说,该领域主要的问题,是大学生人数减少的同时,有太多的学府林立,以致培育出次等的毕业生。

“商业化高等教育意味着学校更着重于赚钱,而不是提供有素质的教育和坚持标准。”

他说,私立大学和政府大学分院如雨后春笋般的林立,高于有意继续修读大专的青年人数。

“一个小小的马六甲州,就有同一所政府大学的三个分院,为何需要这么多?这些分校没有足够的学生量来恰当的运作。”

奥马说,在新冠肺炎疫情之际,大学新生人数预料会减少,各政府大专之间以及和私立学府之间的竞争,将会更加的严峻。

“整个系统,包括政府和私人学府,需要进行重组,以便继续运作。

“大学和学院需如我们银行10年前的经历,他们一定要合并,以便有数个巨头在学生人口减少前提下,能够为提供有素质的教育。

由于国家经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政府打算在来年进一步减少政府大学的拨款。(档案照:透视大马)

学术自由比拨款更重要资金

马大学生人员职工会主席阿兹尼贾说,政府减少对公立大专拨款的情况,自数年前便开始,而当时是在马大校长的建议下落实;他也是马大机械工程系讲师。

“他们有一个聪明的想法,用大学自主权来和公共资金做交易,但这两者根本就不应该混为一谈。”

“根据大马签署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公约,这是政府的责任,他们应该全力资助高等教育。你可以在全力资助国立大专的同时,也有学术自由。”

大马工艺大学(UTM)的多丽雅,政府拨款自2007年开始便减少,所得的款项只足够支付大学70%的开销;而公立大专需有自己的收入,来支付剩余的30%开销。

拨款减少最为严峻是在2017年,国立大专的总拨款为61亿2000万令吉,比起2016年的75亿7000万令吉,减少了19.23%。

虽然是我国排名第一的大专,但是马大的拨款大幅度减少。

2015年时,马大的拨款为6亿9210万令吉,惟2016和2017年时,所得的拨款分别是5亿3890万令吉和4亿8530万令吉。

阿兹尼贾说:“在新冠肺炎疫情之际,有人担心学生和资金减少。”

他说,遣散员工和减薪是国立大专的最后一步,但员工需准备在新常态工作,既强调线上教学。

理科大学学术人员职工会主席山达莫迪说,其大学已经预料来年私人界的研究拨款会减少;他也是理科大学社会科学院的犯罪学家。

“这很可能会影响对生命科学、生物、化学和药物项目的资金。”

他说,外籍学生的数量可能会因全球的禁飞令减少,但他不认为本地学生方面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有联系的本地学生都很渴望回来,他们比较喜欢面对面教学的环境。”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