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令启动收入锐减60%  渔民和农民大感吃不消


大港渔民的客户主要来自巴生谷一带,限行令开启后,他们的每日收入锐减60%。(档案照:透视大马)

行动限制令的第一周,就让每日仰赖日常销售额维持生计的农民和渔民大感吃不消。

大港渔民的客户主要来自巴生谷一带,限行令开启后,他们的每日收入锐减60%。

37岁的大港渔民赞礼告诉《透视大马》:“限行令前销售额多达300令吉,限行令实行后我仅能赚取20令吉。”

赞礼是哈芝多拉尼渔民码头( Haji Dorani River Fishermen Jetty)上百个渔民的其中一位,他的每日收成由家人在哈芝多拉尼市场售卖。

他说,平常他们的营业时间由早上7时至晚上7时,限行令后4时就必须结束营业。

“我清晨出海捕鱼下午2时回来售卖,只有两个小时时间,客户也害怕外出,来买鱼的人屈指可数,已经不值得出海捕鱼。”

55岁的拉末在行动限制令次日就决定暂停出海捕鱼,他所捕获的鱼有一半在限行令首日无人问津。

“我出海的话又有谁要来和我买鱼。我的客户来自吉隆坡、万挠等地。限行令生效后他们都无法出门。”

“我已经6天没有出海,没有收入,家人只能吃家里仅有的食物。”

拉末也说,渔船引擎技师的生计也受影响,因为他们不获准营业。

哈芝多拉尼渔民组织主任祖卡奈因说,钓鱼者和批发商都因为限行令无法售卖捕获的鱼。

55岁的拉末在行动限制令次日就决定暂停出海捕鱼,他所捕获的鱼有一半在限行令首日无人问津。(档案照:透视大马)

他说:“客户来自吉隆坡或雪兰莪的批发市场,可是他们无法向我们购买。”

“我们挨家挨户售卖额外捕获的鱼,可是无法售完。”

他透露,过去一周没有取得任何收入,而平常日子他的每日收入大约300令吉。

“现在是捕鱼季节,渔民本可大丰收,但问题是我们要上哪兜售鱼?”

他对于必须动用储蓄显得无奈,因此希望政府能够推出措施减轻渔民负担。

他补充,只要人们能够恢复往常除外采买,有客源就能够让他们赚取日薪。

“我们没有公积金或者社险,只有250令吉的渔民保险。”

农民的处境同样堪忧,莫哈末法依沙说,农产品和家畜都因为限行令滞销。

他说:“近两周都没有销售业绩,人们也不买羊肉,我们也担心到牧场购物的人群。”

“没有销售额就会影响农民和生产者的经济状况,资金无法流通。”

农民和渔民认为,在冠病爆发情况下,政府应该优先考量食物供给链,同时确保食品安全。(档案照:透视大马)

法依沙也是国家农业行动组织主席,他说,许多农民和他一样没有现金流,却还是需要缴纳日常所需费用。

他说:“长期下来许多人会因为应付日常吃喝而身负重担,我们没有公积金、月薪还有花红,我们只能依赖每日收入过活。”

他认为政府必须协助推出振兴农民、养殖者和渔民的计划。

“政府需提供奖掖,如现金,估算多少生意受影响后进行补贴。”

“我们希望这一切能够尽快解决,我们不能把这些当作理所当然。”

他说,在冠病爆发情况下,政府应该优先考量食物供给链,同时确保食品安全。

“我们的食物链已经断裂。”

“如果没有我们(农民、养殖者和渔民),饭桌上就不会有食物。我们每个月才看一次医生。5年才见一次律师,但是你每天至少要见食物生产者3次。”



若想留言,请订阅或登录。


评论